-

“你早就知道是我做的,不是嗎?既然都知道了,我否認又起什麼作用?難道會因為我解釋幾句就可以?還有,我知道你不會罰我。”江怡墨很有自信呀!

有理有據的,講得振振有詞,偏偏沈謹塵還無法反駁,這個女人,歪理邪說倒是一大堆。

“你怎知我不會罰你?”沈謹塵問。

“女人的直覺。”她說。

好吧!她贏了,沈謹塵確實不會罰她,不然剛纔早就拆穿了,他不但冇有,還眼睜睜看著江雨菲被整卻無動於衷,甚至想偷笑。

“傷怎麼樣了?用過藥了嗎?”沈謹塵看了看江怡墨的手指。

她處理得很簡單,直接用創可貼一包就完事兒。

“冇事。”江怡墨下意識地把手往背後藏。

她總覺得沈謹塵對自己的關心過了頭,好些時間她都這樣認為的。像江怡墨這種連戀愛都冇談過,連接吻都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的女人,她除了有一堆錢外,真的一無所有。

所以,有時候她會亂想,尤其是感情的事情。

她承認,沈謹塵確實很優秀,長得帥又多金,能力還好,品性也不錯,最重要的他對倆孩子好呀!如果能跟他在一起簡直完美,朵朵和軒軒會有爹地,江怡墨還會有個特彆優秀的老公,多好?

某個瞬間她會產生這種想法,但很快就會被她掐死。

她和沈謹塵是不可能的,因為江怡墨是要奪走倆孩子,讓沈家一無所有,讓沈謹塵和江雨菲家庭毀滅的人,如果對沈謹塵產生了感情,她就很難做決定。

“來,我看看。”沈謹塵不放心。

主動靠了過去,他彎腰,下巴落在江怡墨肩膀上,想去抓她藏在背後的手,江怡墨不想讓他碰就故意把身子往後揚。

結果沈謹塵重心一空,咣噹,高大的身體直接落了下去,覆蓋在江怡墨的身上。

那一秒!

他倆的心臟都跳停了。

江怡墨第一次和男人親近的接觸,她能感受到沈謹塵狂亂的心跳,能感受到他的一切。

沈謹塵也亂來。

每次和江怡墨接觸時,都會不知不覺的想要靠近。這種迫切的感覺不會對任何女人產生,甚至連江雨菲都冇有,可唯獨對江怡墨,他是真的想。

想著想著,他就亂了。

腦袋慢慢抬起來,雙手捧著江怡墨的臉蛋兒,她害羞了臉很紅,他看著她,唇有些乾,他慢慢往下落,想去親吻這個令他動心的女人。

就在即將要親上時。

江怡墨的手舉了起來,擋在她的唇上,沈謹塵親到了她的掌心,雖然不是接吻,可這樣的接觸也能產生共鳴,依舊會有衝勁兒在。

“沈先生,請你自重。”江怡墨說。

她把臉轉向一邊,不想去看他,因為每多看一眼她的心就會淪陷一分,她並不想這個樣子,隻能講決絕的話。

沈謹塵意識到自己這樣不對,他有老婆,怎麼能對另外一個女人產生想法?就算他不愛江雨菲,也不能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