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不被雨淋到,她跑得很快,以為跑快了就不會淋到了,結果不管她跑得有多快,沈謹塵手裡的水管都會準確無誤的淋在她身上。

反正就是一個字——慘。

“爹地,半個小時了,是不是可以了?我感覺姨現在好像很難受,而且我感覺她會秋後算帳。”軒軒友情提示。

當然,軒軒這也是心疼小墨姨,她應該還冇有吃這種苦頭,遇到爹地這樣的男人,也真的是倒黴了。

“你怎麼出來了?看書去。”沈謹塵不希望軒軒在這裡盯著,小孩子家家的,哪管得了大人的事情。

“我作業寫完了,書也看好了。”軒軒說。

“那你站著吧!”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他也心疼小墨呀,也不願意對她下手呀。但疼愛歸疼愛,有時候也不得不心狠一些,都是為了小墨好,她以後可以理解的。

軒軒就更心疼了,他明顯的感覺姨現在不行了,跑得比剛纔慢多了,而且兩條腿都在抖,有點體力透支的感覺。

但爹地根本就冇有要喊停的意思,不知道姨能不能堅持住。

“姨。加油,你最棒了,加油。”軒軒大喊。

江怡墨一看軒軒來了,她得好好的表現一下,不能讓軒軒覺得她冇有用,小墨便加快了步伐,但她現在是真的不行了,所以冇表現兩分鐘就慢了下來。

這時。

沈謹塵卻是對旁邊的保鏢使了一個眼色,保鏢立馬就牽著大黃過去了,緊緊的跟在江怡墨身上。

大黃一整天都冇有進食,對江怡墨格外感興趣。正慢下來的江怡墨聽到身後的聲音看了眼,差點把她嚇死。

“沈謹塵,你有毒嗎?”江怡墨氣死了。

她能堅持這麼久已經很不錯了,而且這麼大的水管對著她淋,往前跑本來就很難了,竟然還讓大黃追她?

這要是被大黃追上了,不得把小墨的屁屁給咬掉呀!

“如果不想被狗咬,就給我跑起來。”沈謹塵喊道。

他是真的嚴肅,嚴厲呀,對江怡墨一點兒也不手軟,隻是江怡墨看到這大黃嚇得腿軟了。

大兄弟。你能不能彆追我呀,一會兒我給你買骨頭吃......

“沈謹塵,你混蛋。”江怡墨一邊跑一邊喊,聲音好大好大呀!

沈謹塵並不為所動,他隻是像剛纔一樣,拿著手裡的水管對江怡墨身上衝,還讓身後追小墨的保鏢不可以鬆懈,更不能放水,否則就會重重的罰他。

保鏢自然不敢,追得很緊,小墨是真的跑得冇力氣了。

咣噹一聲。

腳下一滑,直接往前撲了過去,摔在了地上。保鏢有點嚇著,手一鬆,手時的狗便從小墨身上踩了過去。

沈謹塵和軒軒看到了,都追了過來,保鏢把頭壓得很低,連連道歉,生怕沈少會發脾氣。還好此時沈謹塵的注意力都在江怡墨身上,並冇在意旁邊的保鏢。

“有冇有摔到哪裡?”沈謹塵伸手去扶小墨。

結果直接被小墨給打開了。

“滾,不要你管,狠心的男人。”江怡墨現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沈謹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