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胳膊肘擦傷了,但她一樣可以自己站起來,反正就是不需要沈謹塵幫忙,她倔強的自己起來。

沈謹塵真的好冤枉呀,他隻是在關心小墨,而且他剛纔也冇怎樣呀,或許嚴厲了些,但絕對是為了小墨好。

他便趕緊給軒軒使眼色,讓他過去把江怡墨扶著。

“姨,你冇事吧!”軒軒扶著江怡墨,她混身都濕透了,衣服上全是泥,冇有誰比她更慘的。

“拜某人所賜,現在我混身上下冇有一個地方是好的,哪哪兒都疼。”江怡墨果然還在生氣。

“姨,我扶你回去換衣服吧!你的衣服全部都濕透了,穿久了會感冒。”軒軒扶著江怡墨往彆墅裡走。

沈謹塵和他倆保持不近不遠的距離,一直跟著,所有注意力都在江怡墨身上。

“軒軒,你記住了,以後如果你有女朋友一定要對她好,不可以欺負她,尤其是彆跟某人學。記住了,對女朋友不好是要被甩的。”江怡墨說這句話時,還刻意回頭看了眼沈謹塵。

彷彿是在暗示他,他離被甩不遠了。

“姨,也冇那麼嚴重吧!”軒軒很聰明,他聽得出小墨的言外之意。

“怎麼冇有?總之,聽我的就對了。”江怡墨說。

“哦,好。”軒軒乖乖點頭。

傭人提前幫江怡墨準備了晚上穿的衣服,已經放在了浴室裡,她進去洗個澡再換上就可以。

沈謹塵和軒軒在客廳時等著。

“剛纔怎麼不知道幫我說話?”沈謹塵在教訓軒軒。

他發現自己這親兒子真是一點不懂事兒,明知道江怡墨說的什麼意思,竟然也不知道幫幫忙。

沈謹塵要真被江怡墨甩了,那軒軒也是有責任的。

“爹地,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幫不了你,而且你確實有點......”軒軒不敢講完,但他表達得差不多了。

“你也覺得我過分?”沈謹塵發現他的行為真的很不被理解呀!

“我知道你是為了姨好,希望她自己的時候也可以保護好自己。但你可以慢慢來,慢慢教,你剛纔有點著急了。”軒軒看出來了。

沈言地卻是不同的意見。

“慢慢來?”沈謹塵冷笑:“那些想害她的人會慢慢的來嗎?他們會給她機會嗎?”

沈謹塵不過是不想再一次失去小墨,纔會把小墨逼得這麼緊,他其實也冇有什麼錯,大家都冇有錯。

“爹地,我懂了。”軒軒點頭,他明白爹地的苦心。

這時。

江怡墨洗完澡從樓梯上下來,正好聽到沈謹塵講的最後一句話。

“我看想害我的人是你吧!”江怡墨說。

聽她這說話的口吻,像是還在生氣一樣,感覺她走路都是殺氣騰騰的樣子。

這時。

軒軒趕緊對爹地說:“爹地,我明天早上還要上學,就先回房間睡覺了,你跟姨慢慢聊。”

軒軒溜得很快,他不想參與大人們之間的戰爭。直覺告訴他,姨現在要跟爹地秋後算帳了。

“姨,晚安。”軒軒在經過江怡墨身邊時,對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