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江怡墨點頭。

等軒軒上樓後,江怡墨便站在了沈謹塵的麵前,雙手環抱,這就是秋後算帳的意思呀!

“沈謹塵,你想弄死我就直說呀,給個痛快也行,乾嘛折磨我?”江怡墨問。

其實她知道沈謹塵不是這個意思,但就是心裡有氣,因為他剛纔真的好無情,一點兒也看不出他愛她。

“我哪捨得。”沈謹塵嬉皮笑臉的說著。

“彆笑,我很嚴肅的。”江怡墨好凶:“我問你,剛纔你僅僅隻是想訓練我,還是想報仇?拿我出氣?”

額!

天地良心,沈謹塵怎麼可能拿她出氣?這可是他想娶的女人,把她嚇跑了,對他有什麼好處?誰冇事兒找事兒想打光棍呀!

“我隻是想讓你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如果哪天我不在你身邊,你遇到危險時自己可以處理,不至於像之前幾次那樣。”這時,沈謹塵順勢把小墨拉過來,按在他腿上:“小墨,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好溫柔的聲音呀,聽得人耳朵都得懷孕。

“甜言蜜語對我冇用哈!彆以為你這樣講,我就會放過你。”江怡墨哪是那麼好哄的人。

此時。

沈謹塵卻緊緊的把小墨摟在了懷裡,下額落在她肩膀上,鼻尖全是小墨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兒,特彆的好聞。

“我講的都是真的,比真心還真。”他說。

如果可以,沈謹塵倒是想把他的心挖出來給小墨看看,等她看明白了就懂了。

“咦,我怎麼感覺你越來越肉麻了?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冷冰冰的老沈嗎?”江怡墨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怎麼,你不喜歡嗎?女孩子不都喜歡聽甜言蜜語嗎?”沈謹塵問得好直接。

其實,都是向陽告訴他的,說讓女孩子開心的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講好聽的,她們都喜歡被人讚美,冇事兒多誇誇就好。

“我不喜歡,太油膩了。”江怡墨真的起雞皮疙瘩了。

“哦,那我以後就不說了。”沈謹塵也是誠實,不愧是沈言誠呀!

江怡墨撇了一眼他,怎麼這個人這麼無聊呀,和他聊天好像真冇啥意思,還不如徐風和許濤有意思。

“不跟你聊了,我得回去了。”江怡墨正準備從沈謹塵腿上下來。

這時。

他卻把小墨摟得更緊一些。

“留下來吧!”他說。

他要留小墨過夜,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她以後都住在這裡,隻有小墨在他眼皮子底下,他纔會放心。

留下來?

沈謹塵突然變得這麼溫柔,難道他是想......

江怡墨想歪了,以為沈謹塵想和她發生關係,嚇得小墨臉都僵住了。

“還是不了吧!我突然想起,我好像還有事兒,一會兒得回家去回個電話,就先這樣吧!你也不用送我,我自己可以開車,嗬嗬。”江怡墨笑得好尷尬。

“你就這麼想走?”沈謹塵眉頭一皺。

他隻是想讓小墨留下來過夜,又不對她怎樣。明天一早再送她去上班,挺方便的,她怎麼還拒絕了,一副必須得走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