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是,我......”

不等小墨說完,沈謹塵抱起懷裡的小墨直接往樓上走。

“既然不是,就這麼決定了。”

沈謹塵可真是行動派的,直接就把小墨抱進了樓上的臥室裡。不過還好,是他主臥旁邊的房間,江怡墨倒也鬆了口氣,生怕沈謹塵要跟她那啥。

“衣櫃裡都是給你準備的衣服,這個房間也是按你的風格找人裝修的,哪裡不滿意你可以提。”沈謹塵單手抱小墨,一隻手拉開衣櫃門,嘴巴裡還在給小墨介紹。

江怡墨看到了滿衣櫃的衣服,春夏秋冬,從裡到外,全部都是女生的衣服,而且都是她的號,各種顏色都有,而且每一件衣服都非常漂亮,非常的用力,一看就是專門找人定製的,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

還有這個房間的設計,全部都是按小墨喜歡設計的,她真是挑不出一點問題來。

“花了不少心思吧!”江怡墨臉上露出了笑。

看到她笑了,沈謹塵便覺得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捨得的。

“設計圖我畫的。”沈謹塵求表揚。

這種時候,小墨應該感動得親他一下吧!然而並冇有,哈哈哈,是他想多了。

“還挺厲害嘛,設計圖也會畫。”江怡墨笑了笑。

在她扭頭的時候,看到右手邊的牆上有一道門。這種地方開門是不是太奇怪了些?

“那道門後麵是?”江怡墨問。

沈謹塵笑了笑:“你猜?”

“藏了什麼寶貝?”江怡墨覺得,應該是有什麼驚喜吧!

等等,該不是沈謹塵想向她求婚吧!天哪,他不會真的這麼想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小墨真的要被嚇死,她不打算結婚的,至於近幾年不會。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沈謹塵抱著小墨走了過去。

江怡墨緊張的拉開了門。

幸好,不是求婚,也不是驚喜,反倒是有些吃驚。這道門應該是沈謹塵臨時設計的,剛纔他不是說了嘛,設計圖是他畫的。

拉開這道門便直接可以去沈謹塵的臥室,所以,因為有了這道門,兩個房間就變成相通的,來往起來更加方便。

“你在這裡開道門做什麼?不覺得多此一舉嗎?”江怡墨問。

她發現沈謹塵是挺無聊的,有這些心思不如放在工作上,起碼他還可以多掙一些錢。

“怎麼會是多此一舉?以後這就是你的房間,旁邊是我的。”沈謹塵規劃得很好。

“誰答應你要留下來長住了?再說,就算這個房間是送給我的,你開個門也很奇怪,不是嗎?”江怡墨果然是太單純了。

“怎麼會奇怪?鑰匙隻有我有。”沈謹塵眉頭微揚。

瞬間。

江怡墨就懂了。

沈謹塵這是在給他自己開後門呀,他這是要趁小墨半夜睡著了偷偷溜過嗎?

“沈謹塵,你變壞了。”江怡墨一拳頭過去。

沈謹塵直接抓住她的小手扣在他的胸口,撲通撲通的心跳是沈謹塵現在的心情。他把小墨放在床上。

“你不喜歡嗎?”他低頭,吻住了坐在床邊的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