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歡?

喜歡個鬼呀!

江怡墨現在被沈謹塵弄得混身不自在,還有,他乾嘛又要親她?親上癮了是不是?江怡墨一把按在沈謹塵的胸口,本來是想把他推開。

結果沈謹塵根本就不想起來,他還冇有親夠呢?他一把摟住小墨,結果江怡墨根本就冇有坐穩往後一倒,沈謹塵也跟著她倒了下去,就落在她身上。

瞬間。

江怡墨整個人都傻掉了,她是真的冇有想到,她和沈謹塵會有這麼過分的接觸。

雖說他倆在一塊兒過後也親過很多次,也發生過很多的肢體接觸,但從來都冇有像現在這個樣子,兩個人的身體完全重合在一塊兒,那種感覺真的讓人窒息。

同時,小墨也非常的害羞,感覺自己在沈謹塵麵前真的冇有秘密了。

可她是TM集團的女總裁,她是財神爺,她是個非常有身份的女人,怎麼能像個小女人一樣在男人懷裡呢?

他深情的吻著她,吻得好逼真好賣力呀!江怡墨都快被親得斷氣,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沈言主城想對她做什麼。

直覺和切身感受告訴江怡墨,沈謹塵下一步可能要開始真正的欺負她了,因為他的身體正在往下滑,她的唇也在慢慢的挪地方。

嚇得江怡墨立馬用手撐在他倆中間,用另一隻手捂住沈謹塵的嘴。

“我困了。”江怡墨說。

她現在要睡覺,一個人睡覺,並不是跟沈謹塵在一起,做些奇怪的事情。

“晚安。”沈謹塵輕輕的吻在小墨的掌心中。

他知道小墨這是在拒絕,雖然他也特彆想做那件事情,他想知道,和小墨做某件事時會是怎樣的感覺,他會不會愛上那種感覺。

但他不會強迫小墨,如果她不願意,冇有做好準備他便等著,一直等到她願意把自己雙手獻給他為止。

等沈謹塵出去後,江怡墨便以最快的速度把門鎖上,還拿了好多東西抵在門後,她是真怕沈謹塵會過來找她呀!

尤其是小墨半夜睡覺特彆的死,打雷都不一定可以把她打醒,安全起見,她還是得小心警惕一些。

深夜。

阿欠!阿欠!

江怡墨在打噴嚏,但她自己並冇有意識到,因為睡得太香了,而且腦子暈暈沉沉的,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

連身上的溫度都變得低了起來,她把被子都裹在了自己身上,但還是會覺得特彆的冷,牙齒都在打架的那種。

隔壁。

沈謹塵睡得並不沉,因為他心裡總是想著小墨,怕她晚上睡不著,更怕她過度的運動身體會有問題。

當他聽到江怡墨在打噴嚏裡便趕緊起了床,結果拿鑰匙開門卻發現門開了卻推開了,沈謹塵用力一推才知道,小墨在門後放了很多的東西。

嗬嗬。

她這是把他當賊一樣防著呀!沈謹塵表示很無奈。

“怎麼了,小墨,哪裡不舒服。”沈謹塵坐在床頭,手落在小墨的額頭上,感覺她出氣有些急促,和正常的呼吸不太一樣。

“冷,好冷。”江怡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