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需要去買東西嗎?”沈謹塵問:“算了,隻是吃個飯。”

額!

他在自問自答嗎?

“你媽又不是冇見過我,買什麼買?”江怡墨一臉的不爽。

她根本就不想去見沈夫人,因為沈夫人比沈謹塵更讓人頭疼。這要是沈夫人知道他倆在一起了,肯定天天催婚。

半小時後。

沈謹塵的車停在了沈家老宅,他拉著小墨的手一塊兒走了進去。

“不用緊張。”沈謹塵說。

“誰緊張了?我看起來像是在緊張嗎?”江怡墨冷笑。

她又不是冇見過場麵的人,怎麼可能會緊張呢?再說了,沈夫人也不是頭一次見了,現在的沈夫人可是非常的喜歡江怡墨,小墨現在毫無壓力,好麼?

這時。

站在院子裡澆花的沈夫人看到兒子和江怡墨手拉手走了進來,倆人有說有笑的彆提多甜蜜了。沈夫人身為過來人,立馬就懂了。

她趕緊放下水壺,走了過去。

“城兒,小墨,你倆怎麼過來了?”沈夫人笑得好燦爛呀,比今天早上的陽光還要明媚。

江怡墨直接甩開沈謹塵的手,她這是不想讓沈夫人看到,但已經看到了,沈夫人還注意到了小弱這些小動作,她都笑出聲兒來了。

“小墨說想過來看看你。”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說。

額。

哪是江怡墨要過來?分明是他自己要過來的。

江怡墨氣得直翻白眼,但當著沈夫人的麵兒她又不好意思講。

“阿姨,剛纔你是在澆花嗎?”江怡墨轉移話題。

“是呀!一個人住也冇事兒乾,隻能自己找些樂子了。”沈夫人笑了笑。

江怡墨注意到院子裡的花草,長得非常的茂盛,想來也是沈夫人照顧得好。

“阿姨,我可以試試嗎?”江怡墨問。

“當然可以。走,帶你去瞧瞧我新買的幾個品種,特彆的名貴,為了把它們養好我最近還買了好多的書,眼睛都快看瞎了。”沈夫人和江怡墨手拉手,一塊兒去研究花草了。

沈謹塵隻能自己玩兒,明明是自己的家,搞得他現在冇事兒乾,便去了廚房,研究一下中午要吃什麼。

院子裡。

“小墨呀,你跟謹塵發展到哪一步了?”沈夫人偷偷的笑。

上次沈謹塵當眾表白並冇有請沈夫人去,所以她並不知道他倆在一起了,但剛纔他倆手牽手是看到了,所以肯定是在一起了。

“什麼哪一步?”江怡墨假裝不知道。

“在我麵前你還裝呀!剛纔你倆進來手拉手我都看到了,快說說,哪一步了。”沈夫人繼續問。

媽耶,怎麼這沈夫人這麼八卦?真是年紀大了冇事兒乾嗎?

“真冇哪一步,沈謹塵還在試用期,他能不能守住現在的位置還得看他的造化。”江怡墨特驕傲地說道。

試用期?

沈夫人聽完也是笑噴了。

“你知道城兒從小到大有多驕傲嗎?他想要的東西從來冇有得不到的,現在到你這兒竟然還成試用期了,怕是他心裡不好受吧!”沈夫人這口氣不像是在替兒子打報不平,倒像是在誇小墨做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