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管他有多驕傲,反正想做我江怡墨的男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不接受考驗怎麼可以輕輕鬆鬆過關?”江怡墨也是一臉驕傲。

或許曾經的小墨確實不驕傲,很低調,很善良。但是經過五年的曆練,她變得不一樣了,現在的她完全有資格驕傲下去。

“小墨,阿姨支援你喲!”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不過也彆考驗太久了,差不多就可以了,趕緊嫁到沈家來當我兒媳婦,你瞧我每天多無聊。”

額!

催婚,變著法子的催婚。

“阿姨,你這些花好漂亮呀,可以送我幾盆嗎?”江怡墨又轉移話題。

“冇問題呀,你喜歡什麼一會兒讓傭人送到你家去。”沈夫人對小墨是非常大方的。

這些花都是沈夫人的命,誰讓她是個愛花之人呢?但小墨開了口,就算再喜歡,她也會送的。

“謝謝阿姨。”江怡墨說。

“走,咱們去看看城兒在做什麼。”沈夫人拉著江怡墨往彆墅裡麵走。

此時。

沈謹塵已經在廚房裡準備午飯了。菜品很多,得提前準備。

“小墨,你看城兒對你多上心,我這個親媽以後怕是得跟著你沾光了。這麼多年,我真冇吃幾頓他做的飯。”沈夫人很欣慰呀。

雖然以前她從來不支援沈言下廚房,覺得男人就該是去外麵闖,廚房是女人的天下。但她現在看到兒子在廚房裡繫著圍裙轉來轉去的忙著,這個畫風還挺好看的。

“阿姨,我去幫幫忙吧!”江怡墨想撤。

如果讓她在沈夫人和沈謹塵之間選一個,她肯定選擇和沈謹塵待在一起。沈夫人的話太多了,十句有九句都是圍著感情呀,結婚呀,各種事兒,聽得江怡墨頭大。

“去吧,去吧,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沈夫人笑得很刻意呀!讓人覺得不懷好意。

江怡墨尷尬的去了廚房。

“需要幫忙嗎?”江怡墨問。

其實她啥也不會,除了洗菜之外,彆的都幫不了忙。而且她昨天晚上摔了一跤,掌心破了皮也不能見水。

“站到我身後來。”沈謹塵說。

身後?

又想讓小墨抱他。

“我就站這裡。”江怡墨纔不會過去。

這種噁心又膩人的畫麵要是被沈夫人看到了,還不得把他倆給笑死呀!江怡墨纔不想那個樣子呢?她一定不能讓自己霸道女總裁的人設給崩掉,絕對不要變成小綿羊。

“過來。”

“我不。”

“過不過來?”

“我就不。”

“......”

沈謹塵一個反手便把小墨拽了過來,把她兩隻手繞在他腰上,從後麵抱著他。

“不許動。”沈謹塵命令江怡墨。

額!無語。

哪有人做菜時喜歡讓人在背後抱著的,不會覺得行動很不方便嗎?算了,抱就抱吧!江怡墨把腦袋從側麵伸了過去,看沈謹塵切菜。

發現他刀功真的很好,切出來的菜每一片大小都是一樣的,就像是所有的菜都在整齊的排隊一樣。更要命的是,如果哪一片菜冇有排好,沈謹塵就會用手去扶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