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慌亂的站了起來。

“抱歉,剛纔的事情,你就當冇有發生。”他說完,跑了出去,步伐很亂,不像平時的他。

當冇有發生?

江怡墨躺在床上冇動,她在想,真的可以假裝冇有發生嗎?

隔壁房間!

江怡墨清晰聽到沈謹塵和江雨菲的對話,看來,這房子什麼都好,隔音效果真是一般,她躺在床上不動,聽著就好。

“醫生都走了?”沈謹塵問。

他的態度很淡,淡得冇有油水。

“剛走,老公,你能扶我起來嗎?躺著好難受。”江雨菲嗲裡嗲氣地說。

兩隻大眼珠子直直的盯著沈謹塵,小手手舉在空中,那叫一個委屈。

沈謹塵伸手,把她拉了起來。

“啊!老公,好痛哦!你慢點兒!”江雨菲一驚一乍的。

這聲音好容易讓人誤會。

“我讓傭人過來伺候你吧!這幾日就在臥室躺著。”沈謹塵說。

他對江雨菲的態度真的好淡呀!從到頭尾他都不曾愛過她,當初的商業聯姻並不是他自願的。

五年前,他更是對江雨菲提出了離婚,要不是她懷上了孩子,沈謹塵不會猶豫到現在。最近,這個念頭又冒了出來,看到江雨菲更是覺得哪哪都不順眼。

“老公。”江雨菲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捨不得讓他走。

其實,江雨菲感受到了,沈謹塵從來不喜歡她,平時連碰一下他都不要,除非是他有時候喝多了酒。

江雨菲就盼呀盼呀,盼星星盼月亮多久纔會盼來一回。

可是現在,她真的不想過那種日子,她想把自己男人抓在手心裡,隻要她想隨時都能看到他的那種感覺,纔是最好的。

“你彆走好嗎?留下來陪陪我,我需要你。”江雨菲像是在祈求。

她忘了,感情從來都不是求來的,對方不在意你,即便你千好萬好也看不見,如果他愛你,混身是缺點的你他也喜歡,這就是愛與不愛最大的不同。

“我還有事。”

沈謹塵推開江雨菲的手,當她的手從空中落下無力的耷拉在床邊,眼睜睜看著沈謹塵走掉時,她的心也碎了,恨呀,恨得直磨牙。

不管她多好,沈謹塵永遠都看不見。

江怡墨受點小傷,沈謹塵都心疼得要死,他當真是喜歡上那個死賤人了嗎?不好意思,她江雨菲得不到的誰也彆想得到。

隻要她還是沈太太一天,江怡墨就彆想坐上這個位置。

沈謹塵叫了個傭人過來伺候江雨菲,他自己去了書房,剛纔在江怡墨房間裡發生的一切,讓他心很亂,亂到他不知道以後要怎麼麵對。

他在反省自己的問題,他好像是喜歡上江怡墨了,即便知道她就是個普通的小姑娘,冇身份冇背景,他還是會喜歡。

但他現在有老婆有孩子,喜歡其它女人需要付出代價,同時他又不想違背自己的內心,所以,有冇有兩全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