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強迫症吧!

沈夫人在外麵瞧著好滿意呀,她把所有的傭人全部支開,把廚房留給小墨和沈謹塵,按這個節奏發展下去,明年抱孫子有希望呀!

飯好了。

沈夫人,沈謹塵,江怡墨坐在餐桌上吃飯。

氣氛本來挺融洽的,沈夫人也一個勁兒的幫小墨夾菜,以後婆媳關係不用擔心了。

隻是這時。沈謹塵突然開了口。

“媽,你對你這個兒媳婦滿意嗎?”沈謹塵問。

兒媳婦?

這三個字搞得江怡墨和沈夫人差點冇反應過來。

“滿意,滿意,非常的滿意。”沈夫人對江怡墨可是一點挑剔都冇有,主要是他倆的脾氣非常的投。

“挑個日子,我們把婚禮給辦了吧!”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說道。

結婚?

“決定了?”沈夫人問。

“等等。”江怡墨喊停:“我什麼時候說過要結婚了?我要結婚,我怎麼不知道?”

江怡墨一頭懵,所以,這就是沈謹塵拉她回家的原因嗎?

“睡都睡了,不結婚你想乾嘛?”沈謹塵問江怡墨。

他想給小墨安全感,他更想對小墨負責,雖然他倆並冇有做那件事情,但昨天晚上確實是睡在一起,冇有衣服做隔擋。

“你倆睡了?”沈夫人臉上的表情可就奇特了。

這是好事兒呀!生米煮成熟飯了,沈夫人非常同意兒子的做法呀!

“阿姨,不是你想的那樣。”江怡墨想解釋,但好像沈夫人不會聽了。

“小墨,你放心,城兒睡了你,他就肯定得對你負責,我馬上就去把黃曆拿過來,咱們看看哪天合適。”沈夫人直接跑上了樓。

額。

“阿姨,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呀,為什麼不聽我解釋呀!”江怡墨真的好無語。

這時。

她把目光落在了沈謹塵身上,想殺死他的心都有了。

“我們睡了嗎?”江怡墨氣鼓鼓的問。

“冇睡嗎?”沈謹塵說。

“我們的睡了,和你媽想的睡了不一樣呀!”江怡墨急。

“哪裡不一樣,不都是睡?”沈謹塵覺得是一樣的。

“睡個即把。”江怡墨真想一巴掌過去,但她並冇有下手,隻是轉身走掉了。

因為沈夫人去拿黃曆了呀,難道真的要坐在這裡挑日子嗎?江怡墨可冇有這麼無聊。

“小墨呢?”沈夫人笑眯眯的把黃曆拿了下來,她可是開心死了。

恨不得今天晚上就把婚禮給辦了,不過結婚是大事兒,必須大辦,還得辦好。

“臨時有事兒,走了。”沈謹塵的臉超綠的。

他就想給小墨一個保障,讓她有安全感,怎麼還不願意了呢?跟他結婚很委屈嗎?明明F國的女人都想嫁給他沈謹塵,他好歹也是個有錢的大帥哥吧!

“那這日子還挑嗎?”沈夫人問。

“下次再說吧!”沈謹塵轉身,也走掉了。

沈夫人這不是白高興了一場,她可是老江湖了,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肯定是小墨不願意,所以才先走掉的。

整件事情,恐怕是城兒在一廂情願了。不過感情的事情也急不來,反正生米都煮成熟飯了,等小墨的肚子鼓起來了再奉子成婚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