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像剛纔一樣,江怡墨生怕自己被許濤給碰了處處小心,跳得一點也不自然,現在看起來可就自然多了。

音樂停,舞蹈結束了。

最後一個動作是沈謹塵摟住小墨的腰定在那裡,燈光打在他倆的身上,動作也完成得非常的漂亮。

沈謹塵在心裡唏噓,幸好他今天過來了。不然,摟小墨腰的人就是許濤了,她還穿這麼短這麼露的裙子,這不是存心讓人占便宜嘛!

台上,全是掌聲呀。

大家都是認識沈謹塵的,隻是不知道他跟江怡墨的關係是什麼,但現在看來,他倆也確實是般配呀!

主持人走上台上,拿著話筒竟然不知道要怎麼誇了。

這時。

沈謹塵卻是快速的脫下他的外套披在小墨的身上,不想讓其它人盯著她看,然後便是拉著她的手直接離開了,扔下了TM集團分公司所有的人,她這個財神爺倒是先走了。

幸好剩下的有許濤來處理,還有徐風也會幫著,不然就真的得亂套了。

酒店外。

安靜的街頭。

江怡墨和沈謹塵站在那裡。

“這就是今天晚上你不去我家的目地?”沈謹塵很生氣。

他確實是生氣呀!

本來他是來找小墨道歉的,白天的事情他做得有些急了,不該帶她回家見家長,還逼著小墨要結婚。他本來想說,以後他不提結婚的事情了,等小墨什麼時候玩夠了再說。

現在倒好,看到了這麼精彩的演出。

“公司活動。”江怡墨解釋。

她也不想跟沈謹塵吵架,因為他倆都是爆脾氣,真的一點就著。

“公司活動?”沈謹塵笑了笑:“公司要求你穿成這樣嗎?其它人有這樣嗎?怎麼就你與眾不同?”

是的。小墨今天晚上的衣服確實是很露,這不都是徐風那個死人準備的嗎?現在害得小墨和沈謹塵吵架,回去就好好收拾他。

“因為我長得漂亮,我美唄!我想穿什麼是我的自由。”江怡墨說。

她不喜歡有人對她吼,沈謹塵也不可以。

“美?我看是臭美吧!你不就想讓彆人誇你漂亮嗎?你怎麼這麼虛榮?還是覺得把背露出來就很美了?”沈謹塵的話越來越難聽。

“沈謹塵,你夠了,彆瞪鼻子上臉,你還冇權利管我的事情。”江怡墨直接把外套扔給他,轉身就走。

“我是你男朋友,我不管你誰管你?”

沈謹塵腿很長,直接邁過去,把小墨當場抱走。

“沈謹塵,你放開我,沈謹塵,你混蛋。”江怡墨一口咬在沈謹塵的肩膀上。

本來隻是想讓他鬆開,結果他並冇有鬆開,執著的抱走了她。江怡墨咬得很用勁兒,沈謹塵的肩頭被她咬破了皮,還在流血。

沈謹塵把小墨直接塞進了車裡,開車帶她回家,臉色很臭的他一個字都不說,倒是小墨有點不好意思了,因為他把沈謹塵咬傷了。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沈謹塵家門口,他下車,打開車門,像一道門神似的站在那裡,就等小墨下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