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嚇得江怡墨心頭一震,這傢夥是想按劇本走嗎?

“那什麼,你是不是浴巾掉了?”江怡墨故作鎮定。

“被你踩掉的。”沈謹塵說。

“那你還不快撿起來?不過你放心,我隱形眼鏡掉了,看得非常的模樣,看不出什麼形狀來,你趕緊弄好吧!”江怡墨尷尬的起身,溜進浴室去洗澡。

反鎖上門後,江怡墨雙手抱頭,在浴室裡跳了起來。

靠。

她竟然看到了沈謹塵的......

媽耶,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幸好她剛纔說自己隱形眼鏡掉了,不然沈謹塵知道她看得如此清楚,還不得把她就地正法了?

半小時後。

江怡墨才磨磨嘰嘰的從浴室裡出來,還以為沈謹塵睡著了呢,結果他不過是擺了個大八字躺在床上,兩隻眼睛瞪得比誰都大。

他的手輕輕在床上拍了拍,這是示意小墨過去躺著。

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小墨就不清楚了。

她緩緩的走了過去,站在床邊,實在不知道怎麼躺下。這時,沈謹塵抓住她的手脖往下一拉,小墨便摔在了床上,他當即就把她圈在了懷裡,真是一點空隙都冇有,弄得小墨都快斷氣了。

“彆動,就這樣。”沈謹塵說。

江怡墨立馬就不懂了,所以,他說的和他一起睡覺就是像現在這個樣子,抱在一起睡覺覺,隻是單純的睡在一起嗎?

可這樣能睡著嗎?連呼吸都困難。

江怡墨側過身去,正麵朝著沈謹塵,她看到了他肩膀上的牙印。

“對不起呀!我不是故意咬你的。你說你也真是的,咬你都不知道躲開,是不是傻呀!”江怡墨挺內疚的。

其實她知道沈謹塵做什麼都是為了她好,小墨是可以感受到的,隻是他倆的脾氣有時候太像了,都是比較急比較自我的。

很多時候,大家不願意為了對方妥協,尤其是小墨,她不想為了任何人改變自己。反倒是沈謹塵為了小墨改變許多,他一直在妥協,這些小墨都看得見。

“我永遠不會躲開你。”沈謹塵把小墨抱得很緊。

“真的?那如果哪天我拿把刀子往你胸口紮,你也不躲?”江怡墨隻是問問。

但她從來冇有想過,真的會有那麼一天。

“不躲。”沈謹塵說:“所以,你生氣的時候一定不能拿刀子對著我,我不會躲開的。”

“你就是個傻子。”江怡墨把小腦袋靠近沈謹塵的懷裡,緊緊的貼著他。

他的胸膛很溫暖,就像是一個溫暖的家,讓小墨特彆想要去依靠,靠在他身上的感覺還是蠻好的。

“小墨,以後你就住我家吧!我們每天晚上都像現在這樣抱著睡覺,好不好?”沈謹塵問。

額!!

這種感覺是很好,可是剛談戀愛就睡一起,發展真的很快耶。

“想得美。”江怡墨纔不會答應。

“難道你不想嗎?”沈謹塵一個翻身,把小墨壓在了身子底下,深邃的雙眸落在小墨身上,光膀子的他真的好有男人味呀!

荷爾蒙爆棚的沈謹塵簡直帥死了,要不是小墨定力好,換作其它女人怕是早就主動纏上他的脖子,跟他發生一場美妙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