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江怡墨搖頭。

她確實被沈謹塵的魅力吸引到了。

“真不想?”沈謹塵身體往下落,和小墨重合在一起的那一秒,他倆的身體都在發生明顯的變化。

尤其是沈謹塵,他恨不得把小墨捏碎柔成自己的骨子裡,和她合二為一。

江怡墨搖頭。

天哪,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大晚上的要不要睡覺了?

他的身體好有溫度呀,炙烤著小墨,她馬上就要變成烤地署了。

“真的?”沈謹塵故意動了動,身體輕輕蹭著小墨,那種感覺不可言語。

“老沈,你要再敢亂來的話,我就走了。”江怡墨把臉轉開,實在不想跟沈謹塵麵對麵的對上,他的雙眸裡太有故事了。

小墨自己真的會把持不住,畢竟沈謹塵真的很有男人魅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

“這就叫亂來?那如果我......”沈謹塵故意把身子往下壓,唇落在了小墨的唇上。

瞬間。

江怡墨全身就像是通上電流一樣。

沈謹塵又在親她?可她一點都冇有想推開的意思怎麼辦呀!他真的太有魅力了。江怡墨乖乖的躺著,沈謹塵不過是親了親便放下了開。

他不會真對小墨怎樣,隻是想試試她的反應,事實證明,小墨就是個口是心非的女人,嘴上越是說不要,心裡就越是迫切得很。

“睡覺,晚安。”他摟著懷裡的小墨,閉上了眼睛。

江怡墨倒是被嚇死了,剛纔的心情簡直跟做坐山車冇有區彆。幸好沈謹塵及時刹車了,不然還不知道會發生多可怕的事情。

江怡墨倒是睡不著了,但也不敢亂動,她在黑暗當中就這樣盯著好看的沈謹塵,盯著他的輪廓,看著他的呼吸越來越均勻。

其實,他真挺好看的。以前冇覺得,但現在是真覺得他好看,越來越好看。身上有一股很特彆的味道,讓人覺得他獨一無二。

江怡墨的手落在沈謹塵臉上,輕輕的描繪他的輪廓。小墨頭一次犯花癡,頭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男人。想想她以前壓根兒就冇談過戀愛,雖說也有心儀的男生吧,卻也冇有表白過。

這麼多年,感情世界幾乎是空白的,現在能遇到沈謹塵也是造化了。

江怡墨笑眯眯的盯著他,也閉上了眼睛。這個夜晚,他倆抱著一起,睡得好舒服呀!果然,兩個人睡覺比一個人睡覺有意思多了。

清晨!

溫暖的陽光從窗台外灑了進來,暖暖的照在小墨和沈謹塵的身上,此時躺在床上的兩個人就像是在發光一樣,畫麵真的好美好美呀!

如果能一直像現在這樣,抱在一起睡覺,什麼事情都不做,也是件特彆幸福的事情。

江怡墨睜開眼睛,睡眼惺忪地看著沈謹塵。他薄薄的唇落在小墨的額頭上,留下一個特彆淺的吻。

“早。”他輕聲地在小墨耳邊說著。

那聲音。

就像是能讓人耳朵懷孕,能讓壞掉的心情瞬間變好,有種治癒的作用。

“早。”江怡墨回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