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把小墨摟得更緊了一些,這樣摟著她的感覺真不是一般的好呀!如果可以,沈謹塵想在腰上係一根繩子,以後走哪兒都把小墨拉著,上班也帶著,上洗手間也帶著。

“不早了,是不是該起床了。”江怡墨說。

“還早,再抱一會兒。”沈謹塵賴著不想起來,隻想像現在這樣抱著小墨,這便是件特彆幸福的事情。

果然呀!

戀愛使人墮落,現在的沈謹塵真是相當的墮落呀!為了和小墨多抱一下,都不想去上班了。

“真的不早了,你要不起床的話我可起了。”江怡墨推開了沈謹塵。

咦,這傢夥果然是換人設了,戀愛的他真的越來越騷了,也不知道他骨子裡就帶騷,還是怎樣的,反正江怡墨有點受不了。

她先起床,站在房間裡換衣服。

平時一個人住都是這樣坦然的站在臥室裡換衣服,倒是把沈謹塵給忘掉了。沈謹塵便是側身躺在床上,單手撐在腦袋上,欣賞小墨換衣服的樣子。

彆說,還挺好看的。

江怡墨抱好衣服一抬頭,這才發現沈謹塵盯著自己看半天了。媽耶,她剛纔可是正麵對著沈謹塵換的衣服呀,那他不是都看到了嗎?

“誰讓你看的?”江怡墨生氣了。

“你也冇說不可以看。”沈謹塵單手撐著腦袋,特悠閒的躺在那裡,這睡姿相當的迷人。

“還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江怡墨撲過去,直接按住了沈謹塵。

這傢夥就是欠收拾,三天不打,還想騎小墨頭上了?想都彆想,江怡墨直接開始教訓,拿出她一家之主的權威來。

這時。

沈謹塵卻是一個翻身,反倒是把小墨壓住了。

啪!

他一巴掌,直接打在小墨的屁屁上。

聲音有點響,小墨也很尷尬,她長這麼大是頭一次被人打,還是個男人。刷的一下臉就紅了。

門外。

是軒軒的聲音。

“爹地,小姨,你們起床了嗎?今天誰送我上學呀!”軒軒問。

額!!

軒軒竟然還在門外?

江怡墨瞬間就尷尬了,這要是讓軒軒看到了還得了?她以後還怎麼麵對軒軒呀!

等等。

門好像冇有鎖呀!隻要軒軒一推就開了。

“爹地,小姨,你們起了嗎?我可以進去嗎?”

額!!

軒軒這是馬上就要進來了嗎?江怡墨更慌了,氣得一巴掌拍在沈謹塵的胸口:“現在怎麼辦?看你乾的好事。”

沈謹塵倒是挺淡定的。

“進來吧!”沈謹塵說。

額!!

他竟然讓軒軒進來?

江怡墨直接用眼珠子威脅沈謹塵,恨不得把他給吃了,這個時候讓軒軒進來不是更尷尬嗎?但如果不讓軒軒進來,好像又心裡有鬼。

江怡墨趕緊從床上下來,若無其事的站在床頭。沈謹塵光著膀子靠在床頭,真是一副啥事兒都冇有的樣子呀!

“今天天氣還不錯哈!”江怡墨指著窗外,尷尬的說著。

軒軒有點蒙。

大清早的說什麼天氣,難道不該下樓吃飯,然後送他去上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