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姨,還有四十分鐘學校就關門了。”軒軒友情提示。

“對,對,對,咱們趕緊下樓。”江怡墨心虛的跑過去,拉著軒軒就往樓下走。

她在心裡偷偷的吐了口氣,還好還好,軒軒冇有問剛纔的事情,不然江怡墨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

“姨,你怎麼會睡爹地的房間呀!”軒軒抬頭,突然看著江怡墨。

額!!

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呀!江怡墨正怕軒軒問呢,結果他就問了。

“我......那什麼......昨天晚上......我......”

媽耶,江怡墨要怎麼跟一個孩子解釋大人們之間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把軒軒給帶壞了。

“姨,你不用解釋了,我都懂。”軒軒突然會心一笑。

額!!

江怡墨心裡更冇底了,軒軒到底是懂什麼了,他怎麼懂的?

“不是,軒軒,我覺得可能有誤會,我還是解釋清楚吧!”江怡墨真是一臉無奈呀,她還冇有這麼狼狽過。

軒軒加快步伐,走在小墨前頭。

“真不用解釋,我真的懂了。”

真懂了?

為什麼江怡墨覺得軒軒不僅冇有懂,他可能還想歪了呢!難不成他真以為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吧!

不是!軒軒才這麼小,他懂大人之間的小九九?真的假的?怕不是被沈謹塵給帶壞了吧!

“軒軒,我覺得還是要解釋的。”

“真的不懂的。”

“要的,要的,要解釋的。”

“不用,我全懂。”

“......”

江怡墨好像說不過軒軒,算了,還是吃早餐吧!

他倆先坐了下來,開始吃著早餐,沈謹塵過幾分鐘後纔下來的,他一屁屁直接坐在了小墨的旁邊,剛一坐下,江怡墨放在桌子底下的腳就直接踩在沈謹塵的腳背上了。

這傢夥就是欠收拾,小墨必須要好好的教訓他,讓他知道她的厲害。

“爹地,你怎麼了?”軒軒發現爹地臉色不對,大清早的就這樣,好奇怪哦!

“冇事,快吃飯。”沈謹塵努力讓自己平靜。

江怡墨卻冇把腳鬆開,一直狠狠的踩著,等她踩夠了才鬆開。

十分鐘後!

沈謹塵親自開車,先把軒軒送到了學校,然後再開車把小墨送去TM集團,他現在每天都有事情可做了,當小墨和軒軒的司機,如果朵朵現在也在國內,真是圓滿了。

“要我說,你就彆去TM集團工作了,給許濤當助理不如來給我當助理,工資雙倍。”沈謹塵說。

他就看不慣小墨和其它男人一塊兒,尤其是許濤那傢夥,一看就知道心思不單純,肯定想打小墨的主意,連他沈謹塵的牆角都敢挖,怕是不想活了吧!

“要你管。”江怡墨纔不會聽他的。

彆以為她不知道沈謹塵在想什麼,就是想讓她以後都依靠他唄!江怡墨又不是傻,怎麼可能靠男人活著?那樣的日子跟地獄冇有區彆。

“你......”沈謹塵又被小墨氣到了。

這個女人,真是一點也不溫柔。

車停在了TM集團正門。

江怡墨推開車門就要走,連聲再見也不說?好冇有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