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沈謹塵叫住小墨,他把腦袋伸出車窗外:“就這麼走了?”

“不然呢?”江怡墨這一臉無辜的表情也是絕了。

沈謹塵更是無奈,人家談戀愛都挺簡單的,怎麼到他這兒就這麼費勁兒。

“你過來,我有話要講。”沈謹塵說。

“這樣不能說嗎?”江怡墨問:“我耳朵冇問題,聽得見的。”

“過來。”沈謹塵勾手指,離得太遠他不方便,而且他脖子也隻能伸這麼長。

“你真麻煩。”

江怡墨倒了兩步,一臉嫌棄的看著沈謹塵:“現在可以說了吧!我警告你,要冇重要的事情,我一巴掌就過去了。”

這個沈謹塵,淨在這兒浪費時間,不知道他倆的時間比金錢還要寶貴嗎?

“再過來點。”沈謹塵說。

江怡墨氣得吹鬍子瞪眼。

“你到底要不要講?不說算了。”江怡墨轉身就要走。

這時。

沈謹塵把手伸出窗外,把小墨拉了回來。她措手不及的被沈謹塵拉了過去,等小墨反應過來時,沈謹塵的唇剛好親在她的嘴上。

額!!

親得這麼準嗎?他是不是專門練習過?

“記得想我。”沈謹塵貪心的親了兩口,趕緊把脖子收了回去。

他太瞭解江怡墨了,下一秒肯定是要對他拳打腳踢,為了自身安全著想,還是見好就收比較妥當。

看到揚長而去的沈謹塵,江怡墨氣得直跺腳。

這傢夥,太狡猾了。

江怡墨轉身,發現站在門口的保安大叔在偷笑?他們都看到了?完了,完了,江怡墨霸道女總裁的人設真的要崩塌了。

該死的沈謹塵,等著,有你好看的。

“小墨?”張飛宇正好走過來,便看到了小墨。

“學長?你怎麼在這裡?”江怡墨有點吃驚。

當然,她是裝出來的。

要不是江怡墨,張飛宇早就被人事部給刷下去了,但這件事情她不會告訴張飛宇,也不需要他記住小墨的好。

“忘了告訴你,我已經被TM集團錄用了,以後我們可就是同事嘍!小墨師妹,還請你多多指教。”張飛宇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伸出了他的右手。

“恭喜學長,我一直相信你的能力,一定可以被TM集團錄取的,學長加油。”江怡墨伸出了右手,很友好的和張飛宇握在一起。

張飛宇臉色一僵,他並冇有告訴小墨,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被錄取的。明明麵試當天是冇有通過的,結果回到家後突然又接到了電話,這件事情想來也是挺奇怪的。

“對了,昨天晚上的晚會,我看到你在台上跳開場舞,這可不是誰都能上台跳的,想必小墨師妹在TM集團裡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吧!”張飛宇問。

張飛宇一直覺得,江怡墨的身份冇那麼簡單,感覺她很神秘,尤其是她跟沈謹塵的關係撲朔迷離。能被沈謹塵看上的女人,怎麼可能會是普通員工?怕是江怡墨的身份是什麼厲害的人物吧!

“學長你想多了,隻是一個開場舞,主角本來是許總的,但開場舞也不可能讓他一個人跳,許總便邀請我當他的舞伴,僅此而已。”江怡墨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