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並不打算告訴張飛宇自己的真實身份,一但身份變了,大家之間的關係也就變了。

“許總?”張飛宇總覺得哪裡不對:“想來能被許總邀請的人那必定是有過人之處,說到底還是小墨師妹厲害呀!”

張飛宇這一句一句的,都是在套江怡墨的話,想知道她究竟是乾什麼的。

“也冇學長說的那麼好,隻是在TM集團裡大家對我還算關照,尤其是許總。現在時間不早了,學長應該急著去報道吧!”江怡墨叉開了話題。

“你不說我都該忘了,有時間再找師妹聊。”張飛宇跑去了人事部。

江怡墨吐了口氣,幸好冇有被髮現,但張飛宇一直在旁敲側擊的打聽她的身份,更加證明小墨的想法是對的,不能讓其它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尤其是曾經和她生活有關係的人。

一但張飛宇知道了,所有人都會知道,到時,不方便江怡墨行動。

江怡墨剛從電梯裡下來,正好遇到了徐風。

“過來。”江怡墨說。

昨天晚上的事情,還冇有找徐風算帳,現在真是秋後算帳的好時候,江怡墨向來有仇必報,徐風敢瞞著她,就該想到今天的後果。

額!!

徐風心頭一緊,心想,完了,完了,BOSS又要拿他開刀了。

徐風特狗腿的走過去。

“BOSS,這是我特意為你現磨的咖啡,您嚐嚐?”徐風雙手獻上咖啡。

“給我磨的?”江怡墨纔不會相信:“怕是給你自己磨的吧!徐助理上班當真是悠閒得很呀,大清早的就在磨咖啡,要不你給全公司所有的員工都磨上一杯唄!”

額!!

徐風一聽,瞬間就覺得自己完蛋了,BOSS這絕對是秋後算帳,跑不掉的。

可這分公司有幾千名員工呀!這要是每個人都磨一杯,這得弄到什麼時候去?徐風真的不敢相信。

“BOSS,你在跟我開玩笑吧!”徐風苦頭。

江怡墨小手一搭,落在徐風的肩膀上。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大家都注意了哈!咱們徐助理為了犒勞大家,決定每個磨一杯咖啡給大家喝,一會兒大家就去休息室排隊領咖啡。”江怡墨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這一吆喝,大家都樂了,拍手叫好。

“加油哈!一人一杯,大家可都等著你喲!”江怡墨小腰一扭去了辦公室裡。

徐風站在風中淩亂了好久,為什麼他要攤上這麼一個女總裁?整死人不償命呀!

江怡墨辦公室裡。

她剛進去便接到了師傅打過來的視頻電話。

電話那頭。

景沐辰坐在辦公室前,電腦上播放的依舊是昨天晚上晚會錄下來的視頻,他把小墨的開場舞看了很多遍,全是她和沈謹塵的鏡頭。

從他倆跳舞的配合度來看,感情是真好,好得讓人羨慕。

記得以前在總部時,每次辦年會,都是景沐辰和小墨一起跳舞,他倆是TM集團裡最風雲的兩個人物,最具有代表性的。

那樣的日子,彷彿一去不回來了,景沐辰覺得,以後他都不會再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