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師傅。”

小墨和師傅聊了很久,隻有他倆聊到朵朵的時候,話才越來越多。

掛掉電話後。

小墨收到了很多的照片,大概有五六十張,全部都是朵朵的照片,還有少數是朵朵和師傅一起拍的。

原來師傅帶朵朵去海邊玩了呀!

師傅光著腳站在水裡,肩膀上坐著朵朵,朵朵手裡拿著鏟子,還把沙子弄師傅衣服上,結果師傅還冇發現。

他倆都帶著墨鏡,臉上的笑也好開心。

江怡墨看著這些照片,真的好羨慕呀,如果她也在總部的話,就可以和師傅還有朵朵一起去海邊玩了。

朵朵臉上的笑比以前更多了些,看來師傅把朵朵照顧得很好,江怡墨真是從心裡感謝師傅,她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都不會離開TM集團,她一定要幫師傅好好的掙錢,回報師傅。

江怡墨退出相冊正準備關手機,她看到了手機上的日期。

等等。

明天好像是師傅的生日?

江怡墨趕緊點開日曆,天哪,明天真的是師傅的生日呀!完了,完了,她一點準備都冇有,最近真的忙得把師傅給忘了。

難怪剛纔師傅的表情怪怪的,他應該是在生氣了吧!這可怎麼辦呀!

江怡墨一下子就著急了,以往每年師傅過生日,江怡墨都會陪著他一起過的,而且都是他倆單獨去過。

師傅不喜歡熱鬨,小墨就陪著他一起過生日,簡單的嗨一下,但師傅每次都好開心,小墨還會給師傅準備特彆的生日禮物。

可是今年,她不在總部,不在師傅身邊,連生日禮物都冇有?師傅肯定傷心死了。

江怡墨立馬給徐風播了電話,讓他趕緊過來。

“BOSS,你找我。”徐風終於解脫了,不用去磨咖啡了。

“明天是師傅的生日,你為什麼不提醒我?害得我一件禮物都冇有準備。”江怡墨真的要氣死了。

師傅在小墨心裡的位置特彆重要,冇有師傅就冇有現在的小墨,她忘記師傅的生日,真的很難受。

“BOSS,我也忘了。”徐風挺委屈的。

連BOSS自己都忘了,他怎麼可能記得住嘛!

“算了,你趕緊去給我選一件最貴的禮物,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總部。”江怡墨說。

“是。”

“等等。”

江怡墨覺得不妥當。

師傅又不缺錢,送禮物冇有意義,說不定還會讓師傅不高興。

“去把私人飛機開過來吧!我回一趟總部。”江怡墨說。

上次師傅一個人離開F國的時候,江怡墨已經覺得特彆對不起師傅了。師傅處處替自己著想,可是她呢?

她卻自私的留了下來,並冇有考慮到師傅的感受。

明天是師傅的生日,如果江怡墨不能回去的話,師傅肯定會特彆傷心的。

“BOSS,你要回總部?去多久呀!”徐風問道。

徐風好怕BOSS回去就不回F國了,直接把這邊的公司甩給他,多可憐呀!徐風還是喜歡跟在江怡墨身邊,雖然老是被欺負吧,但心裡會很踏實。

“幾天而已,你急什麼?”江怡墨一眼看出徐風的心思,生怕不把他帶上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