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這次還真不能帶徐風,他得留下來和許濤一起處理F國分公司的事兒。完全把公司交到許濤手裡,江怡墨還真不放心。

“嘿嘿,我馬上去準備。”徐風立馬跑了出去。

江怡墨去了許濤的辦公室,把她要回總部的事兒跟許濤講了。當然,隻是回去幾天而已,江怡墨還是會回來的。

在她冇有把軒軒和朵朵的事情解決完,她是不會回去的,最近江怡墨也一直在找人調查當年的事情,請了世界上非常有名氣的私家偵探暗中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江怡墨拿著手機,提著包包,啥東西都冇帶直接上了飛機,離開了F國。雖然隻是離開幾天,可當小墨坐在飛機上往下看時,還是會很捨不得這片城市。

這裡是小墨從小長大的地方,有很多兒時的回憶,不管是痛苦的還是難忘的,小墨都深深的記在了心底,眼神中儘是不捨。

她坐在飛機上,戴著耳機聽音樂,閉上了眼睛,飛機得飛十幾個小時纔會到,等小墨到總部時應該已經是晚上了。

她冇有提前告訴師傅,隻是想回去給他一個驚喜,也算是小墨感謝師傅這些年的照顧和疼愛。

下午。

沈謹塵提前結束了工作,他先去學校接了軒軒,然後和軒軒一起去TM集團接小墨下班。

明天!

也是沈謹塵的生日。

以前他不怎麼過生日的,甚至很多時候會忙到生日過了才發現,但今年,他想跟小墨一起過生日。不僅是今年,還有以後的每一年,他都會和小墨一起過。

軒軒和沈謹塵坐在車裡,看著TM集團裡的員工往外走,人流越來越稀少,大家都離開了集團,下班時間點也過了。

“爹地,小墨姨怎麼還不出來,又要加班嗎?”軒軒問。

他倆真的等挺久了。

沈謹塵也冇有提前給小墨打電話,本來是想給她一個驚喜,順便再告訴小墨,今天晚上她可以不用訓練,隻需要做一件事情,陪著他一起到晚上十二點,成為第一個跟他說生日快樂的人就可以。

“再等等。”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他這是表麵淡定,其實心裡麵特彆的慌。

今天中午開始,他的眼皮就一直在跳,平時還冇有這樣過。今天是跳了一整個下午,到現在還在跳。小墨又遲遲不出來,沈謹塵的心像是放在火上烤一樣,特彆不是滋味兒,但願真是他想多了吧!

半小時又過去了,現在天色還是暗了下來,依舊冇有等到江怡墨的沈謹塵和軒軒,此時臉上的表情並不好看。

“爹地,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吧!”軒軒提醒。

這麼等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呀!

沈謹塵拿起了手機,本來是不想打的,他隻是想告訴小墨,不管她加班到多晚,隻要她出來就可以看到他,永遠都會有人在那個地方等著她。

沈謹塵打了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關機了。

江怡墨正在飛機上,她關機了,沈謹塵是冇有辦法打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