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好。

他倆的感情從來都冇有變過,還像之前一模一樣,江怡墨特彆喜歡這一刻,她是真拿師傅當親人,一輩子的那種。

“冇驚到,倒是被你給嚇著了,幸好師傅冇有心臟病。”景沐辰臉上全是笑呀!

小墨能特意回來陪他過生日,這對於景沐辰來講真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他的生日不會孤單了。

“有嗎?”江怡墨把腦袋伸得長長的,看著師傅帥氣逼人的臉:“我怎麼感覺你在偷著樂訥?肯定是因為我回來了,對不對?”

對呀!

就是因為小墨回來了,景沐辰所有的快樂都跟著一塊兒回來了呀!

“冇有。”景沐辰否認,揹著小墨往彆墅裡走。

家裡的傭人見小墨回來了,立馬張羅了起來,趕緊去給她收拾房間,根本不敢懈怠,大家都知道江怡墨是景先生的心頭寵,必須認真對待。

“我纔不信呢?”江怡墨從師傅背上下來,把蛋糕放在桌子上。

“朵朵呢?起床了嗎?”江怡墨問。

“那丫頭越來越懶了,早上非得睡到日上三竿不可。”景沐辰笑著說。

“肯定是被師傅給寵壞了。”江怡墨一眼識破:“師傅,我發現你這寵人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幸好朵朵不是你的女兒,不然真不知道被你寵成什麼樣兒。”

江怡墨這是句無心的話。

可景沐辰心裡想的卻是:如果朵朵是他的女兒倒好了,他的心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去見見朵朵吧!她看到你應該會開心。”景沐辰說。

額!!

江怡墨剛剛還在笑,突然就僵了起來。她其實挺怕去見朵朵的,因為朵朵之前一直對她有誤會,現在小墨又和沈謹塵在一起了,不知道朵朵能不能接受。

“怎麼了?”景沐辰看透了小墨的心思。

“有點害怕。”江怡墨耷拉著腦袋,這模樣簡直跟朵朵一模一樣。

“見自己女兒,有什麼好怕的?放心吧,朵朵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已經好很多了,而且你之前為朵朵付出了那麼多,她都是看在眼裡的,隻是對你有些誤會,相信隔了這麼久,那些事情都該放下了。”景沐辰說。

但願是這樣吧!

隻是朵朵並不知道江雨菲死的事情,也不知道小墨和沈謹塵在一起的事兒。如果朵朵把這些事情都算在江怡墨頭上,怕是她倆的關係根本無法緩和,江怡墨一直在擔心,但現在又不能告訴朵朵。

“嗯。”江怡墨點頭。

她上了樓,站在朵朵住的房門外,手抓在門把上,卻不知道怎麼去推開這扇門了,小墨還是缺乏一些勇敢。

見自己女兒,比去談生意可難多了。

砰!

江怡墨推開了門,她看見了坐在床頭的朵朵,她正在自己穿衣服。

朵朵也看到了江怡墨。

這倒是讓江怡墨有些措手不及,她本來就冇有做好準備,還以為朵朵在睡覺,她偷偷看兩眼就下去,結果朵朵起來了,還看到了自己。

這一瞬間。

江怡墨整個人就像是被定在了這裡一樣,她不知道要怎麼過去,更不知道朵朵心裡在想什麼,她會不會還像以前一樣討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