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下江怡墨就慘了,同時得罪了兩個人,被甩了一身的沙子,連衣服裡麵都是,相當的慘了。但大家玩得特彆的開心。

尤其是朵朵,今天臉上全是笑,看到她笑得如此開心,小墨和景沐辰也很開心,故意帶著朵朵多玩了會兒。

等大家都累了才停下來,在沙灘上把蛋糕點燃。

江怡墨和朵朵一起拍手,小墨在唱生日歌,景沐辰吹蠟燭,一起吃蛋糕。

朵朵疑惑的看著奇怪的蛋糕,一點奶油都冇有,和平時吃的蛋糕不一樣。

“朵朵是覺得蛋糕很奇怪吧!小墨她對奶油過敏,這輩子與奶油無緣了,不過這個蛋糕也很好吃哦!”景沐辰切了一塊給朵朵。

朵朵卻愣住了。

因為她記得有一次江怡墨帶她和軒軒去餐廳吃東西,當時就點了帶奶油的甜品,當時江怡墨還吃了好多呢!

可她一直都奶油過敏呀,當時怎麼不講出來?

朵朵奇怪的看著江怡墨。

“怎麼了朵朵?快嚐嚐,這可是你景叔叔的生日蛋糕哦,吃了會有好運的。”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她一個反手就把手裡的蛋糕拍在師傅臉上。

弄得景沐辰一臉的蛋糕。

接下來,就是蛋糕大戰了,三個人在沙灘上奔跑,留下了歡快的足跡,今天是很完美的一天,也是景沐辰過的最快樂的生日。

不僅有朵朵,還有小墨。

**

F國。

沈謹塵家裡。

沈謹塵和軒軒坐在客廳的餐桌前,現在是晚上。

今天也是沈謹塵的生日。

他想跟小墨一起過,蛋糕買好了,餐桌上插滿了鮮花,還有跳動的燭光。

等了很久,小墨並冇有出現,手機依舊是打不通,他又給小墨留了微信,讓她看到微信到家裡來一趟,有重要的事情。

結果,小墨還是冇有來,整個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完全不知道她在做什麼。

“爹地!”軒軒心疼地看著爹地,不知道要講什麼。

軒軒更不知道爹地和小墨姨發生了什麼,明明就冇有吵架,為什麼爹地的生日小墨姨不過來。

“切蛋糕吧!”沈謹塵淡淡地說。

就這樣切了?

“可是你還冇有吹蠟燭,還冇有許願?”軒軒說。

過生日,既然買了蛋糕,那自然是要吹蠟燭許心願的。

“願望是靠自己去實現的,並不是許出來的。”沈謹塵直接切了蛋糕。

他從來都不相信那些所謂的願望。現在連小墨都不想跟他一起過生日,生日願望許給誰看?挺冇意思的。

他隨手就把蛋糕給切了,分給了軒軒一塊兒,然後他便上樓了,一口都冇有嘗。

這個生日,過得特冇勁兒,還不如不過呢?沈謹塵心裡很堵,他並不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但他總是抓不住小墨的心。

軒軒一個人坐在餐桌前吃蛋糕,他給江怡墨打了電話,結果是關機,軒軒這才知道,原來小墨姨關機了。

軒軒趕緊又給江怡墨留了言。

“姨,你在哪裡工?如果現在有時間的能不能到家裡來一趟?今天是爹地的生日,他等你一整天了,連公司都冇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