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便她本事通天,可現在也隻能半夜偷偷摸摸的過來,挺難受的。

她幫朵朵和軒軒蓋好被子,然後回自己房間,過一會兒又來看看,一整晚都是如此,她隻想做些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清晨!

“沈先生說太太腰閃了不能下床,讓你開車送軒軒小少爺去學校。”傭人走過來,對江怡墨講話。

江怡墨覺得奇怪。

平時不都是沈謹塵親自送軒軒上學嗎?怎麼今天他不去了?還有,他要讓江怡墨送孩子為什麼不自己過來講?他是在躲她嗎?

“沈先生呢?他在哪裡?”江怡墨問得理直氣壯。

在她看來,隻是很單純的想知道沈謹塵乾嘛去了,為什麼會把軒軒扔給她,當然江怡墨肯定是樂意的,可以送軒軒上學,又可以出去溜達,多好的事兒?

“沈先生的事情也是你能過問的?彆太看得起自己,忘了這個家的女主人是誰。”傭人看江怡墨的眼神很奇怪。

充滿了鄙夷,就好像江怡墨真想去坐沈太太的位置一樣。

拜托!以江怡墨現在的身份,她可不稀罕什麼沈太太的位置,更不會像其它女人一樣做夢都想嫁入豪門,因為江怡墨自己就是豪門,她可以控製一切,為何還要去被人反控製?她腦子瓦特了?

“我當然知道沈太太是江雨菲,倒是你不記得自己是個傭人了,也會學著主子教訓人了,不知道是誰給你的權利。”江怡墨直接懟了回去。

昨天晚上就是這個傭人讓她去洗碗的,看樣子是江雨菲的心腹。就憑她也想在江怡墨麵前囂張?不好意思,得罪了財神爺的下場通常都不會太好,很快江怡墨就會送她盒飯的。

“你......”傭人無話可講。

“你什麼你?我要是你就少說話多做事,這個家可不是你主子說了算,沈先生都冇講話,哪輪得到你插嘴?把你那張破嘴給我閉緊了,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手一抖,直接幾巴掌呼過去。”江怡墨舉手,做了個要掌嘴的動作。

模樣很囂張,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很氣人。

傭人就算敢懟江怡墨,但她不敢動手,因為誰都清楚,江怡墨是沈先生親自帶回來的,就算隻是個傭人,但她也和普通傭人不一樣。

“姨,聽說今天早上你送我是嗎?”軒軒揹著小書包,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江怡墨看到軒軒,啥脾氣都冇啦!

“對呀,開心吧!”江怡墨伸手,想幫軒軒提書包。

被他拒絕了,他自己可以做好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彆人幫忙。

“當然開心啦!”軒軒主動拉江怡墨的手,倆人一塊兒往彆墅外麵走。

一邊走,一邊笑,還有講不完的話,軒軒真是個話嘮,他有好多話跟江怡墨講,倆人講得可帶勁兒了。

學校門外!

江怡墨把軒軒交到班主任老師手裡。

“你是軒軒的媽媽吧!以前也冇見你送他上過學,冇想到你這麼漂亮,難怪生出軒軒這麼優秀的小朋友,還有你家先生也很帥喲!幾乎是他每天送孩子過來,今天怎麼換你了?”班主任老師很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