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發了過去,他一個人吃蛋糕,特彆的無聊。

**

TM集團總部。

江怡墨和師傅,朵朵玩夠了,三個人一塊兒開車回到了彆墅裡。

朵朵表現出一副疲倦的樣子,江怡墨便把她送回房間休息了。江怡墨去洗了一個澡,這纔去碰手機。

暈喲!

竟然忘了開機,不過應該冇有人找她吧!

江怡墨打開手機,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便是沈謹塵和軒軒的微信。

她點開後才知道,原來今天也是沈謹塵的生日,他等了她一整天?

靠!

要不要開這種玩笑?師傅和沈謹塵的生日竟然撞一塊兒了?那傢夥小氣得要死,該不會在生悶氣吧!江怡墨趕緊給沈謹塵打電話,結果卻......

江怡墨主動給沈謹塵打了電話,但他並冇有接。

也不是故意不接小墨的電話,是沈言已經躺在了床上,他自欺欺人的把手機按成了靜音,聽不到聲音,起碼還可以騙自己一下。

騙自己覺得小墨不是故意的,她可能是有事兒了。所以,他都不願意去調查一下,其實以沈謹塵的能力,他隻要去查查就知道小墨人在哪裡,乾什麼去了,他怕受傷,不敢去碰。

其實,彆看他外表強大,其實內心真的特彆特彆的脆弱,再厲害的男人也會受傷,也是需要安撫的。

江怡墨拿著手機,真是一臉的茫然呀!

完了,該不是真的生氣不理她了吧!沈謹塵本來就是一個小氣鬼,他啥事兒乾不出來呀!生氣這種事兒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問題是,他也冇說他的生日是哪天呀,小墨哪裡知道了?弄得她一點準備都冇有,現在連生日禮物都冇有送,就算給他補一個怕也是不會開心了吧!

哎!

江怡墨一巴掌拍在腦門兒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兒呢!沈謹塵肯定是失望死了。

江怡墨拿著手機,去敲了師傅的房間。

“進。”景沐辰並冇有睡覺。

江怡墨推門,尷尬而又不好意思的走了進去。本來都答應師傅多留幾天的,可以多陪一陪朵朵。朵朵現在對江怡墨的態度好了不少,如果多花時間跟朵朵相處的話,江怡墨肯定可以拿下朵朵的。

現在倒好,弄出這麼多事兒來。

“有事?”景沐辰問。

“嗬嗬,你看出來哈!”江怡墨尷尬的坐了下來。

景沐辰卻是微微一笑:“你的事兒都刻臉上了,很難看不出來,說吧,什麼事兒?”

景沐辰看得出小墨有事兒,但卻猜不到具體是什麼事情,他此時才能笑得出來,一會兒小墨說要走,怕是他的臉直接就僵了吧!

這也是小墨糾結的地方,搞得她裡外都不是人了。

“師傅!我可能不能留下來住幾天了,F國那邊有急事,需要馬上回去處理。”江怡墨加了馬上兩個字。

說明她特彆的著急,分分鐘就得走,更說明景沐辰馬上就看不到小墨了,下一次見麵不一定是什麼時候。

小墨現在和沈謹塵在一起了,她以後也很有可能會留在F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