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是送我嗎?”江怡墨問。

朵朵搖頭。

額!!

江怡墨心頭一驚,她這是錯誤的解讀了朵朵的意思嗎?

“那你給我是?”江怡墨不懂了。

這時。

朵朵從小板凳上起來,她跑到床頭,從枕頭下拿了一張照片過來。照片上是朵朵,軒軒,沈謹塵。

朵朵用手指著照片上的沈謹塵,然後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

“你是想讓我把這幅畫帶回去送給你爹地?”江怡墨說。

朵朵點頭。

原來是這樣。

江怡墨這回是懂了,合著不是送給她的,是送給沈謹塵的,那傢夥知道了肯定會很驕傲吧!害得小墨剛纔白感動半天了。

“好,我一定親自把畫交到他手裡,不過朵朵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乖乖聽醫生叔叔和景叔叔的話,早點讓自己好起來,好不好?”江怡墨蹲低身子,認真地看著朵朵。

小墨太希望朵朵可以好起來了,冇有什麼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

朵朵乖乖點頭。

江怡墨張開臂膀,朵朵更是乖巧的撲進她懷裡抱住小墨,這一刻,真的很美好,希望時間能在這一刻停留。

小墨決定了,她要留下來陪朵朵玩幾天,至於沈謹塵那裡先扔一邊吧,大不了就是回去的時候找他好好的道歉唄!

小墨相信,隻要她到時候撒撒嬌,沈謹塵肯定會原諒她的,她早就摸透了沈謹塵的脾氣,他其實每次生氣來得快去得更快。

朵朵突然推開了小墨,她把剛纔的畫拿回去反過來放在桌子上,又拿了一隻筆過來。

朵朵在空中不停的對江怡墨比畫,努力的想要表達自己的意思。

比了好久,江怡墨才明白朵朵的意思。

“你是想在畫後麵寫上爹地,生日快樂?”江怡墨問朵朵。

朵朵開心的點頭,總算是懂了,比劃好累呀!

朵朵不會寫字,她想讓江怡墨教她寫上,這是朵朵送給爹地的生日禮物,不可以馬虎的。

“好,我教你寫。”江怡墨很樂意做這件事情。

隻是有點吃醋,覺得朵朵對沈謹塵太好了,如果小墨的生日朵朵也能送禮物的話,江怡墨能開心死。

江怡墨捏著朵朵的小手手,一筆一畫的教他寫上‘爹地,生日快樂’幾個字。朵朵拿筆不穩,手會抖,寫出來的字不是特彆的好看。

但從這些字跡當中,可以看出朵朵對沈謹塵的愛,小墨真的好羨慕呀!羨慕朵朵和沈謹塵的感情,更羨慕他倆可以在一起五年,一直在同一個屋簷下。

畫好了,江怡墨拿了一個透明袋子暫時先裝出來,明天去找個禮品店包起來就可以了。

“朵朵,我陪你搭積木吧!”江怡墨看到朵朵房間裡有好多的積木,肯定是師傅給朵朵買的。

這麼多的玩具,真是把朵朵給寵死了,還有師傅專門給朵朵修的兒童樂園。

“嗯。”朵朵點頭。

江怡墨和朵朵盤腿坐在地上,一塊兒搭積木。小墨總是出錯,每次朵朵搭到最後,眼看著城保不要完成了,小墨一塊兒放上去直接塌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