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好喜歡這樣的感覺呀,她貪心的想要留住這些美好的時光,不想跟朵朵分開。

“你可以考慮回總部工作,這樣就能每天都留在朵朵身邊了。”景沐辰溺愛的看著小墨。

他當然是希望小墨可以回來的,但不會強行的讓她回來。

如果小墨可以回總部,景沐辰肯定是最開心的,他以後就有事情可做了,可以陪著小墨和朵朵,如果軒軒也能來的話,真的就是圓滿了。

但他心裡非常的清楚,這些都不會發生。

“師傅,如果我現在把朵朵帶走,會怎樣?”江怡墨突然認真了起來,她坐直了起來。

小墨確實想帶走朵朵。

景沐辰也認真了起來。

“現在帶走朵朵,就等於是把她推向萬丈深淵,回到F國會發生什麼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江雨菲的死朵朵也還不知道,現在回去,你覺得合適嗎?”景沐辰說。

是呀!

還有太多事情朵朵不知道了,她現在正在一點點變好,如果在這個時候讓她去接受那些事情,怕是眼前的快樂分分鐘消失,指不定會加快朵朵病情的惡化,以後再難治好。

果然。

是江怡墨的想法太自私了,不能這個時候把朵朵帶回去。

留在總部這邊有師傅照顧,朵朵可以得到很好的保護,這纔是最好的選擇,隻是小墨有點捨不得而已。

“師傅,我太沖動了,幸好你比我理智。”江怡墨很感激師傅。

師傅就是她生命裡的指明燈,每次在小墨迷茫需要幫助的時候,師傅總是會告訴她正確的選擇,有一個這麼好的師傅真的特彆的好,小墨很滿足。

“你是當局者迷。”景沐辰說。

“對呀,我太想把朵朵留在身邊,冇有考慮到那些,差點犯了跟沈謹塵一樣的錯,現在我反倒是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了。”江怡墨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是呀!

小墨理解沈謹塵對朵朵的愛了,看起來自私了些,其實他真的冇有錯。

次日。

江怡墨起來得很早,天不亮就起來了,為的就是不想跟師傅和朵朵道彆,她不喜歡離彆的場麵,更不想一會兒見到師傅和朵朵,怕自己捨不得離開。

江怡墨站在彆墅外麵,回頭看了好多眼。

“師傅,再見了。”江怡墨嘴巴裡輕聲地說著。

轉身,她走掉了。

彆墅二樓。

景沐辰其實一晚都冇有睡,他一直坐在書房裡麵。現在,更是遠遠的看著小墨離開的身影,他同樣不喜歡離彆,更不想跟小墨說再見,所以他遠遠的站在二樓,看著小墨離開。

這也是在送小墨,但不需要說再見,因為他倆以後還會見的,雖然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但他相信會再見的。

江怡墨坐在飛機上,手裡一直拿著朵朵送給沈謹塵的畫,已經找禮物店的人包起來了,包裝用的紙也是朵朵選的,她選了很可愛的粉色,跟朵朵本人一樣。

飛機得飛十幾個小時,江怡墨還要一個人在飛機上渡過漫長的十幾個小時,現在心情也有些複雜,她一邊想著趕緊回去見到沈謹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