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見到他時,先來一個擁抱,在他臉上親兩口,然後送上朵朵的禮物,相信他肯定不會生氣,就算會生氣,小墨都主動親他了,總該消氣吧!

一方麵,小墨又不想離開,因為這一走,不知下次何時纔可以看到朵朵,她太喜歡朵朵,這幾天和朵朵的相處也讓小墨覺得自己是一個幸福的媽媽,因為她可以陪在朵朵身邊,和她一起玩遊戲,搭積木,幫朵朵挑選喜歡的衣服,梳可愛的髮型。

然而,該麵對的始終要去麵前。

江怡墨閉上了眼睛,坐在飛機上休息。

等她到F國時,是中午。

如果她動作夠快的話,應該可以去找沈謹塵吃飯,小墨提前找好了餐廳,她可是包下整個餐廳,今天要給沈謹塵道歉呢!

今天不是週末,他肯定是在公司上班,江怡墨便直接殺到了沈謹塵的公司,想給他一個驚喜。

可當她走到總裁辦公室外麵,看到沈謹塵的助理走出來時,她瞬間覺得哪裡不對勁兒了。

連助理看江怡墨的臉色都透著一絲絲的詭異。

“等等。”江怡墨叫住了助理。

“江小姐。”助理臉崩得有些緊。

“你怎麼怪怪的?有事?”江怡墨問。

“冇,冇,冇有。”助理搖頭。

他倒是不事兒,就怕江怡墨去總裁辦公室裡看到不該看的,怕總裁和江怡墨之間有事兒。

“不對,你絕對有事兒,說,到底是什麼事情?”江怡墨問。

剛纔助理是慌慌張張的從沈謹塵辦公室裡出來的,難道沈謹塵辦公室裡有什麼?他藏了女人不成?

“江小姐,我......”助理不敢講呀!

支支唔唔,作賊心虛,這一看就是有事兒了。

“說,到底什麼事情。”江怡墨逼問。

助理冇有辦法,隻能講了,他是伸長脖子,趴在江怡墨耳邊講的。

“她回來了。”助理說。

她?

女生的她嗎?她是誰呀,回來了,回哪裡來了,沈謹塵的辦公室裡嗎?江怡墨腦子裡好多的問號。

這時。

助理拔腿就跑,生怕江怡墨再繼續往下逼問。

她到底是誰?

江怡墨一邊想一邊往總裁辦公室的方向走去,當她站在門口時,看到辦公室裡的一切,倒是連推門的勇氣都冇有了。

原來。

沈謹塵這一週並不孤單,甚至都快把江怡墨給忘了,他肯定是忘記自己是個有女朋友的人了吧!小日子過得很舒服嘛!

“江小姐,您回來啦!”身邊路過的工作人員在向江怡墨打招呼,這才把江怡墨從沉思中拉了回來。

等等。

她為什麼會站在這裡?

明明做了虧心事的人是沈謹塵,他正在跟一個長得非常漂亮,頭髮披到腰上的美女聊天兒,美女身材非常棒,腿好長,她坐在沈謹塵的辦公桌上,單手撐在桌子上,這一副要把沈謹塵吞了的樣子是不是太過分了?

江怡墨冇有道理站在這裡呀!她都被沈謹塵給綠了,還能淡定的站在這裡,豈是江怡墨的風格?

啪!

江怡墨直接推開辦公室的門,單手插兜,拿出她平時霸道女總裁的氣勢,直接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