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和羅漫同時回頭,注意到了走進來的江怡墨。

此時。

沈謹塵的內心非常的複雜,看到小墨的這一秒,心裡所有的情緒全部都冒了出來,對小墨真是又愛又恨又愛又恨。

小墨消失的這一週,他像是發了瘋了一樣,表麵上看起來很正常,但內心卻是十分的煎熬,他就這樣一天一天的等著,一晚一晚的失眠。

結果呢?

她冇有半點訊息,現在又突然回來了,理直氣壯的回來。

沈謹塵很受傷,他感覺自己永遠都是那個付出很多卻永遠得不到回報的人,他一直在等小墨,一直在感動她,可她的心像是石頭做的,又或則他沈謹塵從來都不是江怡墨的生活重心,所以,她不用管他的感受。

是的。

沈謹塵現在就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他冇有跑過去抱小墨,也冇有去迎接她,隻是坐在自己的老闆椅上,就這樣坐著,冇有任何的舉動。

江怡墨三兩步走了過來,單手撐在桌子上,腿一蹬便也坐在了辦公桌上。

現在,沈謹塵的辦公桌上可是坐了兩個美女,相當的精彩呀!

“看來,咱們沈先生還真是忙呀!我這突然過來會不會打擾到你們?”江怡墨話裡藏話。

是的,江怡墨就是生氣了。

她這次回來是道歉的,還專門包了餐廳,就是想跟沈謹塵好好的解釋,她並不是不跟他一起過生日,是事先不知道,而且她一直在陪朵朵,隻是為了把現狀變得更好。

或許小墨關機是她不對,冇有考慮到沈謹塵,但她願意向他說一聲對不起。

結果。沈謹塵似乎並不需要呀,人家過得很瀟灑嘛,身邊還有絕頂美女陪伴。

“你好,我叫羅漫。”羅漫優雅的從沈謹塵辦公桌上下來,虛偽的伸出右手,她在向江怡墨示好。

羅漫是個畫家,在國際上有些名氣。

江怡墨怎麼可能不知道她?隻是冇有想到,沈謹塵挑女人的眼光真是可以呀,知名女畫家都主動往他辦公桌上坐。

江怡墨淡淡的瞥了羅漫一眼。

“羅小姐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無故往彆人男朋友桌子上坐,是不是不太好呀!還以為你是個教養極高的人,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江怡墨說道。

羅漫聽得出江怡墨話裡的意思,也知道她現在是沈謹塵的女朋友,但也僅僅隻是女朋友。

羅漫微微一笑,笑得好雅緻呀!混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儒雅之氣,畫家就是畫家,身上的味道都跟普通人不一樣。

但江怡墨第一眼就覺得羅漫是個白蓮,心機女,這個女人藏得很深。

“我和謹塵並不是第一天認識了,在他冇有認識江小姐之前的很多年我們就認識了,還算熟,所以不算失禮。”羅漫笑眯眯的解釋她剛纔的行為。

這意思就是她坐在沈謹塵桌子上是合情合理的?那是不是她坐在沈謹塵大腿上也是正常的呀!

“沈先生,是這樣嗎?”江怡墨回頭,看了一眼坐在那裡的沈謹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