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

江怡墨的拳頭都捏緊了,她是萬萬冇有想到呀,沈謹塵這個吃著鍋裡望著鍋外的臭男人,竟然玩腳踩兩隻船的把戲。

怕是他跟這羅漫關係不簡單吧!不然,他沈謹塵怎麼可能隨便讓人坐在他的桌子上?

“沈先生猶豫了這麼久,看來是真的嘍!”江怡墨冇耐心等沈謹塵開口:“好,好,好得很,那我就不打擾沈先生和美女畫家談人生了。”

江怡墨從桌子上跳下去,轉身就走。

氣死了,氣死了,江怡墨是真的氣死了,她從來冇有這麼氣過。沈謹塵,你踏馬的是王八蛋呀,敢腳踩兩隻船,當姑奶奶是吃素的嗎?

江怡墨一邊走,一邊給徐風打電話。

“放下手裡所有的工作,給我滾過來。”江怡墨下達完命令,直接大步往沈氏集團外麵走。

她經過前台時,這才發現自己手裡還抱著朵朵送給沈謹塵的禮物,剛纔太生氣了冇有送出去,她也不想親自交到沈謹塵手上了。

江怡墨去了前台,把東西交給了前台的人。

“一會兒沈謹塵下班給他。”江怡墨說。

生氣歸生氣,江怡墨心裡還是有數的,她不可能無腦到做些奇怪的事情,怕是羅漫那個女人正在哪兒偷笑吧!

“是,江小姐。”前台收下東西。

江怡墨轉身便走,真的氣炸了。

江怡墨走後。

羅漫從樓上下來,她去了前台。

“剛纔江小姐可有在這兒放什麼東西?”羅漫問前台。

前台和公司的人自然也是認識羅漫的,更知道他跟總裁大人的微妙關係,所以,冇有人敢不給她麵前,她問什麼都得答什麼。

“江小姐說等沈總下班後交到他手上。”前台說得很清楚。

羅漫看了眼放在前台桌子上的盒子,這肯定是江怡墨送給沈謹塵的禮物,可能會很貴重,也可能會很有意義。

具體是什麼,得打開後才知道。

“給我吧!”羅漫說。

額!

江怡墨交待過,要交到沈總手裡,現在給羅小姐,怕是不合格吧!前台工作人員在猶豫,但又不敢直接拒絕,怕得罪了羅漫。

“謹塵讓我下來拿的。”羅漫又說。

羅漫已經把沈謹塵搬出來了,如果前台還不給的話就真的較真兒了,而且隻是一份禮物,想來也不會怎樣。

前台把盒子交到了羅漫手裡,親眼看見羅漫走進電梯裡,這纔沒有懷疑什麼。

但羅漫卻在電梯裡把盒子拆開了,她根本冇有打算把東西交給沈謹塵。

盒子裡放著一幅畫兒,一看就是小朋友畫的,非常有的心。但畫上的東西羅漫並不喜歡,她更是可以一眼看出畫中的媽媽是誰。

這不就是剛纔走掉的江怡墨嗎?

羅漫是個畫家,她對這些東西是最敏感的,肯定可以比普通人看得更準,而且可以看出畫畫的人的心思,她把畫反過來,背麵寫著爹地生日快樂。

原來是生日禮物。

江怡墨想通過孩子討好沈謹塵,然後和他真正的在一起?在羅漫看來,是這個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