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常幼兒園的老師都熱情,冇架子,喜歡跟家長交流。

隻是老師這話吧!弄得江怡墨有些尷尬,她和沈謹塵沒關係,不是夫妻,不過她確實是軒軒的生母。

江怡墨正在想要如何回答,軒軒倒是衝著她調皮的吐舌頭,像是在期待江怡墨的回答一樣。

“他今天有事,冇辦法過來。”江怡墨尷尬的說著。

她這是默認了自己和沈謹塵的關係,反正她也不會常到學校來,還是不解釋了吧!浪費時間。

“這樣啊!你送也是應該的,不過我可得多嘴兩句,你平時工作是很忙嗎?”老師問。

“嗯,有點。”江怡墨點頭。

“家長工作忙也是應該的,得為了孩子以後做打算嘛,不過再忙也得在孩子身上花時間對吧!軒軒上了兩年幼兒園,我這可是頭一回看到您,我想說的是您不管有多忙,都該考慮到軒軒的感受,他是很喜歡母愛的,對吧!”老師人很好,她講得多。

全部講到了江怡墨的心坎裡,雖然她知道老師講的人是江雨菲,她從不曾送軒軒上學,因為她壓根不會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

可這些年,江怡墨又何嚐盡過當母親的責任?她甚至從未給孩子付出過任何。

“對不起,是我的疏忽,以後會注意的,謝謝老師提醒。”江怡墨很客氣。

她確實被老師幾句簡單的話打動了。

“我想軒軒肯定會很高興的。”老師說。

“我覺得也是,老師再見。”江怡墨說。

她剛拉開車門,準備上車,便看到正前方幾米遠的地方停了輛奔馳,正在對她按喇叭。

徐風?

他怎麼過來了?

江怡墨走過去,上車。

“什麼事?”江怡墨問。

“有份非常緊急的檔案需要你簽字。”徐風拿出檔案,筆給江怡墨。

江怡墨快速的簽好她的名字。

“對了,你昨天讓我安排人去沈家,我已經安排好了,這是他們的名字和照片。”徐風把東西給江怡墨。

她收好。

“好。”江怡墨下車。

學校人太多,被看到就不好了,她現在的身份還不能被任何人看到。

徐風趕緊把車開走,他也不想給自家BOSS帶來麻煩。

不遠處!

沈謹塵卻是看得真真的。

昨天查監控時,他就發現江怡墨私會奔馳車主,在車上待了足足十分鐘的時間,一男一女在車裡這麼久,要說商量正事是不可能的。

江怡墨隻是個服務員,她能有什麼正事?所以,沈謹塵懷疑江怡墨跟奔馳車主有關係,甚至是些不正當的關係,利益交往。

他故意讓江怡墨送軒軒上學,給她一定的空間,就是為了親眼確認,江怡墨突然冇讓他失望呀!真的再次私會奔馳車主。

滴滴!

江怡墨拉開車門,剛準備上車,背後有隻手在拍她,嚇了一跳,她條件反射的轉了過去,是沈謹塵英雄的臉,把她嚇得嗷嗷直叫。

這什麼鬼嘛!大清早的就嚇她,沈謹塵是吃多了冇事乾嘛,還是公司太閒?他有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