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嚴重嗎?那你倆是分手了?”徐風弱弱的問。

看BOSS這一幅要跟沈謹塵斷絕所有關係的樣子,怕是早晚都得分手吧!

“分手?”江怡墨笑了笑:“我傻呀,我分手?讓我便宜羅漫那個死女人嗎?我呸!姑奶奶就是要站著茅坑不拉屎,讓羅漫也拉不出來。”

江怡墨這一臉賭氣的樣子也是可愛了。

不過從她嘴裡徐風聽到了一個新的名字,羅漫。難道是BOSS遇到情敵了嗎?

“BOSS,你剛剛說的羅漫和咱們知道的那個羅漫是同一個人嗎?”徐風問。

“可不就是那個大騷蹄子,長得一副騷樣兒,還往沈謹塵辦公桌上坐,她怎麼不直接坐沈謹塵腿上呢?”

靠。

江怡墨越想越來氣,她又在喝酒。

徐風是知道羅漫的,很出名的女畫家,人長得跟她的作品似的,一個字兒,美。

原來BOSS是遇到情敵了,還是羅漫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正常男人都會選擇羅漫那一款,畢竟BOSS真的一點也不溫柔,還很霸道,正常男人真的受不了她的大女子主義。

徐風拿出手機,上網查了羅漫。

“BOSS,我覺得你這個醋是不是吃得有點莫名其妙?羅漫人家結婚了呀!”徐風說。

結婚?

江怡墨心頭一震,是個結過婚的女人?

靠,結婚了還這麼騷,四處去夠搭男人,這女人也是夠可愛的呀!

“確定?”江怡墨問。

如果羅漫真的結婚了,那沈謹塵應該是知道了。難道他倆在辦公室裡不是談情說愛是聊些彆的?當然,也不排除沈謹塵最近口味兒變了,喜歡已婚婦女。

“確實是結婚了呀,而且羅漫的老公是誰你知道嗎?絕對讓你意想不到。”徐風這一臉八卦的樣子,真的很討厭。

“直接說,我不想猜。”江怡墨說。

“是沈言卿呀!你難道連沈言卿都不知道?”徐風見BOSS一臉傻乎乎的樣子,肯定是喝大了,不然怎麼可能連沈言卿都不知道呢?

“就是那個特彆出名,長得特彆帥的賽車手呀,拿了很多獎,我最喜歡的那個,我家還有他海報,你忘了?”

徐風是沈言卿的頭號粉絲,所以,對沈言卿的事情知道得多了些。

“哦。”江怡墨點頭。

“BOSS,你就不好奇沈言卿也姓沈嗎?”徐風再提示江怡墨。

“難道他跟沈謹塵是?”江怡墨突然想了起來。

好像聽沈夫人提起來,她還有一個兒子在國外,當時也冇有細問,因為江怡墨對那些事兒不敢興趣。

現在想想,難不成沈夫人另外一個兒子是沈言卿?那羅漫就是沈言卿的老婆,是沈謹塵的嫂子?

媽耶!

江怡墨腦子有些亂了。

“羅漫是沈謹塵的嫂子,她是沈言卿的女人,和沈謹塵根本就冇有關係,所以,BOSS你誤會沈方城和羅漫的關係了。”徐風笑眯眯地說道。

誤會?

誤會?原來是誤會呀!

江怡墨頓時就鬆了一大口氣,整個人都輕鬆了。誤會,都是誤會哈!那就原諒沈謹塵好了,不跟他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