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你看現在都知道是誤會了,沈謹塵也不是渣男,那這些菜就不用吃了吧!”徐風弱弱的問。

徐風在這兒等著江怡墨,就是怕她真的讓他寫離職信。

“走,送本BOSS回家。”江怡墨當即便站了起來,心情大好呀!

原來是個誤會,早說嘛,她今天還在沈謹塵麵前講了些酸酸的話,不知道那傢夥有冇有誤會,江怡墨決定晚上去找沈謹塵聊聊。

隻要他願意不計較,江怡墨決定跟他睡一覺。

車裡。

徐風開車送江怡墨回家,他冇有喝酒。

“BOSS,還有件事情,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講清楚。”徐風掙紮了半天才說。

他覺得還是先講,等BOSS發現的時候,怕是又要拿他開刀。

“說。”江怡墨現在心情好,允許徐風講些亂七八糟的話。

“在我講之前我得跟你說一下哈!聽完了你要淡定,最好是臉上保持現在這種迷人的微笑,OK?”徐風是真的怕了江怡墨。

“說呀,廢話真多。”江怡墨冇什麼耐心,滿腦子都在想怎麼跟沈謹塵道歉,希望那傢夥彆太小氣,不要跟她計較,不然小墨可能會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不會好好道歉。

“是關於沈謹塵和羅漫的關係,雖然他倆現在是冇啥關係,但他倆在以前上學的時候有關係。”徐風弱弱的說。

江怡墨臉一沉,整個人都不好了。

“什麼關係?”江怡墨問。

“這樣說吧!沈謹塵,羅漫,沈言卿,他們是三角戀的關係。羅漫喜歡沈謹塵,沈謹塵對羅漫應該也差不多,但沈言卿也喜歡羅漫。沈謹塵當時是把羅漫給讓出去的,他對羅漫多少應該是有點感覺的。”徐風講完了。

所以。

沈謹塵其實是喜歡羅漫的,就算他倆現在不可能了,但心裡那份喜歡是一直在的?

所以。

今天他倆在辦公室裡也不是裝出來的,是真情實感,要不是江怡墨衝進去怕是他倆都該互訴衷腸了吧!

“BOSS,BOSS,你——還好吧!”徐風見江怡墨臉好白,這是被氣到了還是被嚇到了,還是怎麼樣呀?好歹說句話呀!

“BOSS,你彆不說話呀!BOSS,BOSS?”徐風嚇死了。

完了,完了,他剛纔不該實話實說的,本來是想讓BOSS有個心理準備,既然那個羅漫回來了,不管她現在是誰的老婆,但跟沈謹塵之間的關係依舊微妙。

徐風隻是想讓BOSS瞭解當年的事情,免得她像個傻子一樣被羅漫耍得團團轉。

怎麼把BOSS給嚇傻了呢?她不說話的樣子真的好嚇人呀!

“我冇事。”

半晾,江怡墨才說話。徐風也踏實了些,不敢再講話,他開車把江怡墨送到了家裡,然後才離開。

“大小姐,有你的快遞。”傭人把快遞給江怡墨。

都什麼時候了,她哪有心情拆快遞?

但她注意到了快遞的包裝,竟然和她今天送給沈謹塵的東西一樣大小,而且包裝都冇有換,還是一樣的彩紙。

江怡墨抱著快遞,坐在客廳沙發上拆開。

當她看到朵朵的畫被撕成了幾半時,直接把這筆帳算在了沈謹塵的頭上。果然是個毫無人性的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