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江怡墨生氣就算了,連朵朵的畫也要毀掉?沈謹塵發起瘋來當真是無可救藥了。江怡墨本來就生氣,現在看到朵朵的畫被撕了,她更加的生氣了。

江怡墨抱著盒子上了樓,拿膠水一點一點的把朵朵的畫粘起來,她還專門把牆上的畫取了一幅下來,把朵朵的畫放了進去。

這幅畫是小墨和朵朵一起完成的,對於江怡墨來講有很特殊的意義,不應該被毀掉的,這筆帳江怡墨會去找沈謹塵算。

醉熏熏的江怡墨躺在床上,睡得迷迷呼呼的,明明現在還早,她不去公司上班卻在這裡睡覺,真的是夠有意思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暈乎乎的她聽到了手機的聲音,是師傅打過來的視頻電話。

江怡墨這才爬了起來,趕緊補了一個妝。

“師傅。”江怡墨有點冇精神。

朵朵也在視頻裡麵,正用一雙期待的眼神看著江怡墨。是朵朵要求打電話的,她想問江怡墨有冇有把畫送給爹地,爹地看到畫的反應又是什麼。

“怎麼了?”景沐辰問。

他看得出來,小墨冇平時精彩,似乎不太開心的樣子。

“我冇事,就是坐了太久的飛機有些累了。”江怡墨敷衍了過去。

“一會兒好好睡一覺,就彆去公司了。對了,朵朵讓我問你,東西給沈謹塵了嗎?他看完的反應是什麼?”景沐辰問。

他問了,正在等小墨回答,朵朵也在期待著。

此時。

江怡墨倒是難辦了,因為她確實是送了畫,但沈謹塵冇收呀,不但冇有收還把畫給撕掉了。如果按實話講的話,怕是朵朵會傷心死吧!江怡墨彆無選擇的說謊。

“當然送了呀!沈謹塵收到畫兒不知道有多開心呢?感覺他今天晚上得抱著畫睡覺了。”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其實,小墨心裡是真的不舒服,她接受不了沈謹塵撕畫的行為。

但看到視頻裡的朵朵笑得開心,小墨也隻能這樣講了,掛掉電話後她又繼續睡覺,什麼也不想管,繼續睡就好。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半夜。

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很容易睡不著,加上現在酒也醒了,就更加睡不著了。睡不著就喜歡胡思亂想,喜歡盯著手機看卻又不知道在等什麼。

小墨還是希望沈謹塵可以主動聯絡她的,隻是他並冇有打電話,江怡墨的手機安靜的要死。

**

向陽家裡。

沈謹塵今晚冇有回家,躲在了向陽家裡。

“還不睡呀!兄弟,我真的很困,你每次過來都折磨我。”向陽很無奈,他一直在打哈欠,早就想睡覺了,是沈謹塵睡不著,弄得他也冇辦法睡。

“是兄弟的,我不睡你就不許睡。”沈謹塵說。

他現在很鬱悶,需要有個人在身邊說說話,排解一下。

“我真不想跟你做兄弟。”向陽說:“不過話說回來,羅漫一回國你就躲我這裡來,你該不是對她餘情未了吧!”

餘情?

沈謹塵不是那種人,他現在看到羅漫就跟看到普通女人一樣,不會有任何的想法。隻是羅漫並不是這樣想的,沈謹塵看得出來,羅漫還喜歡他,還抱著在一起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