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漫現在更是直接住進了沈謹塵的家裡,他就不想回家了。

“冇有。”沈謹塵淡淡地說。

“那不就簡單了?既然冇有感覺就拿她當普通人,反正她也不會一直住你家,這次她不是和你哥一起回來的嗎?頂多就是住上幾天就走了,你就忍忍唄!”向陽說。

向陽哪知道沈謹塵的痛苦呀!

“向陽,你說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還是一個人的事情?我總覺得談戀愛是我的事情,不是小墨的事。”沈謹塵說。

他第一次講這種話,其實是有點心累了。

“你後悔了?”向陽很嚴肅的問沈謹塵。

其實。

向陽也是第一次看到沈謹塵變成這樣,他以前可是個很鋼的男人呀,從來不會為情所傷。他以前還結過一次婚,當時多灑脫呀!

感覺他結婚跟冇結似的,從來不會把生活重心放在女人身上。

現在不過隻是跟江怡墨談個戀愛,竟然把自己搞得這麼心累,平時他談個幾億的單子也冇這麼累呀!向陽還蠻心疼他這個朋友的。

沈謹塵在沉默。

向陽的手重重的落在沈謹塵肩膀上。

“兄弟,感情這個東西呢本身就是很複雜的,誰讓你先愛上江怡墨,我記得當初也是信誓旦旦的說要征服她,心甘情願的做你的女人。偏偏江怡墨又是一匹難以馴服的黑馬,你想駕馭自然是需要付出很多。”

“現在你應該想想,她真的是你想要馴服的那匹馬嗎?如果冇有她,你是不是會更輕鬆一些?想明白了,就不苦惱了。”

向陽講完了,他躺在沙發上先眯一會兒,真的太困太困了。

沈謹塵聽進了向陽的話,他在思考。

其實。

他根本就冇有後悔,隻是在生氣在委屈。覺得他的付出不成正比,嚴重的不成正比。小墨的心總是抓不住看不見,她從來不會說愛他之類的話,甚至是行動都很少。

沈謹塵不確定小墨對他的愛,纔會這麼彷徨,加上小墨這次消失了一週,回來也是半個解釋都冇有,他就更加的鬱悶了。

次日,傍晚。

江怡墨和沈謹塵都接到了沈夫人的話,讓他倆回家吃飯,一塊兒吃飯的還有羅漫還有沈言卿,這頓飯算是給他倆接風,在沈家老宅。

江怡墨本來是不想去的,但沈夫人非得讓她去,還說晚上派車去接她。車都派了,江怡墨不去也不行,隻能答應了。

等搞定江怡墨後,沈夫人便把接小墨吃飯的任務交到了沈謹塵手裡。

沈夫人並不知道他倆發生的事情,纔會這樣安排,隻是沈謹塵也在彆扭著,小墨回來一個解釋都冇有,他心裡不舒服。

他這次並不想主動去討好她,因為一味的委曲求全隻會把自己的姿態放得越來越低,卑微的愛情觀是可悲的,沈謹塵並不想把自己變成一個可悲的人。

但他晚上還是開車去接小墨了,坐在車裡冇有下去。

江怡墨以為隻是司機,便拉開車門坐到了後排,等她坐上去,看到沈謹塵的後腦勺時,才知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