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漫的自我介紹確實有問題,她似乎不想講她和沈言卿的關係,她是在隱瞞什麼嗎?

“江小姐提醒得對,確實是我的疏忽,那我重新介紹,我叫羅漫,是言卿的老婆。”羅漫笑起來很迷人。

跟江怡墨說話也是溫柔如水,隻是這些外表的偽裝下之,究竟包藏著怎樣的心思,怕是隻有她自己清楚了。

“哦,原來是言卿大哥的老婆,沈謹塵的嫂子呀!那我是不是也得跟謹塵一樣叫你一聲大嫂呀?”江怡墨故意的。

她就是要提醒羅漫,她是沈謹塵的嫂子,記請住她的身份,彆總盯著彆人的男朋友看,看久了眼睛是會壞掉的。

“確實應該,確實應該。”沈夫人笑得合不攏嘴了:“大家都彆在這兒站著了,咱們進去邊吃邊聊。”

羅漫挽著沈夫人,沈言卿自己走著。江怡墨故意用手挽住了沈謹塵,跟他一塊兒走,一起秀恩愛。

沈謹塵突然被小墨挽著,他本來是甩了一下手,因為他不想做這些虛偽的事情,小墨挽他也不是真心的。

他想甩開,江怡墨就越是要挽著,反正他甩不掉,他倆就這樣走在前頭,彆妞得要死。

軒軒從彆墅裡跑出來,見江怡墨來了開心死了,直接就纏上了她。

餐桌前。

大家一塊兒走了過去。

沈謹塵拉開椅子正準備自己坐,江怡墨一屁股就坐了下來。

“謝謝。”

她還特虛偽的對沈謹塵說謝謝,簡直裝得不要太好了。

“軒軒,你坐這兒。”江怡墨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

沈謹塵眉頭一沉,坐在了小墨的另一邊,羅漫趕緊過來,坐在了沈謹塵的另一邊,可沈言卿卻是挨著沈夫人坐著。

這樣的坐位看起來就有些奇怪了,沈謹塵左右兩邊都被美女給包住了,看來他還挺吃香的嘛,好東西果然是要搶著吃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來。

現在的沈謹塵可是相當的搶走,但他本人卻不不覺得,相當淡定的吃著東西。

“大家都彆坐著了,來,把手裡的杯子端起來。今天是言卿和小漫回國的日子,也是咱們一家人難得坐在一起的日子,大家一起喝一個。”沈夫人舉起了杯子。

所有人都跟著舉了起來。

在沈夫人眼裡,小墨也是這個家裡的一分子,今天晚上纔會一定要把她請過來,也是沈夫人在刻意告訴小墨,整個沈家都是非常重視她的。以後她嫁過來不會受半點委屈,大家都會待她像親人一樣。

“乾杯。”

幾個杯子碰在一起,發出特彆清脆的聲音,大家喝掉了手中的酒紛紛坐下。小墨還蠻喜歡這樣的氛圍,她的親人都不在身邊了,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獨人一樣。

“言卿,小漫,你倆這次回來可要多住些日子,最好是等到謹塵和小墨結完婚再走,要是能不走就更好了,聽到冇有?”沈夫人說。

沈夫人今天晚上是真的開心,兩個兒子,兩個兒媳婦都在。

“媽,過幾天我還有比賽。”沈言卿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