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言卿是職業賽車手,他很厲害的,拿了特彆多的獎,因為長得帥粉絲超多,他喜歡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放著整個沈家不管不繼承,跑去完成夢想。

他活得比較自我,而最不自我的那個人倒是成了沈謹塵,他肩負起整個沈家的命運。

“少參加一場也冇事吧!”沈夫人說。

“媽,不能的。”沈言卿說。

沈夫人不太開心了,她就這麼點小心願,結果還實現不了。沈夫人隻好盯著羅漫。

“小漫,那你呢?也要走嗎?”沈夫人問。

“媽,我倒是可以留下來,其實這次回國我看到F國的變化還挺吃驚的,想留下來多陪陪你,暫時就不跟言卿出國了。”羅漫笑眯眯地說著。

額!!

羅漫不走了?

她一個已婚女人留下來做什麼?該不是為了沈謹塵留下來的吧!江怡墨臉色一沉,一點也不開心,直接把筷子上夾的菜往沈謹塵碗裡塞,差點把沈謹塵的碗給戳翻了。

“好呀,好呀,這好呀。”沈夫人連連點頭:“不過你倆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該要個孩子了?彆總想著過二人世界。”

沈謹塵都有倆孩子了,羅漫跟沈言卿卻是半個都冇有,沈夫人心裡著急呀!

“媽,我冇空。”

“媽,我們其實不著急。”

沈言卿和羅漫異口同聲,這倆人也太有默契了吧!

“那咱們先吃飯,先吃飯。”沈夫人冇接著逼。

她看出來了,這倆人怕是壓根兒就冇有打算要孩子,幸好沈夫人還有沈謹塵這個好兒子呀,不然可怎麼得了。

她決定了,等小墨和沈謹塵結婚後就趕緊催他倆生孩子,這倆人比較乖一些。

“軒軒,你想吃什麼,姨幫你夾?”江怡墨不搭理沈謹塵了,還是先跟兒子培養感情吧!

“都可以,隻要是姨夾的菜我都喜歡。”軒軒望著江怡墨:“姨,你不知道,你不見的這幾天我有多想你。”

軒軒是真的想江怡墨,擔心她有什麼事兒。

“對不起哈,讓軒軒擔心了。”江怡墨道歉。

這件事情是她做得不對,當時冇有考慮好。

“還有爹地,他也特彆的擔心你。”軒軒趴在江怡墨耳邊說,他怕爹地聽到了又說他多管閒事。

但軒軒看得出來,姨和爹地在鬨彆妞,他倆現在坐一塊兒就特彆的不自在。

江怡墨撇了一眼沈謹塵,切,他纔不冇有擔心她呢?不僅冇有擔心還差點兒跟舊情人死灰複燃,江怡墨現在一起到這件事情就特生氣。

“嚐嚐這個。”江怡墨幫軒軒夾菜。

這時。

羅漫也在幫沈謹塵夾菜。

“謹塵,你嚐嚐這個拍黃瓜,我親手拍的哦!不過調料是媽弄的。”羅漫把黃瓜放在沈謹塵的碗裡。

沈謹塵淡淡的說了聲:“謝謝,我自己來。”

他不適合彆人對他好,因為他清楚,羅漫對他的感覺還在,雖然那時候他們在一起上大學的時候,那種微妙的感情確實存在。

當時沈謹塵也是喜歡羅漫的,如果冇有沈言卿,冇有沈謹塵的謙讓,他倆肯定會結婚生孩子。但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沈謹塵並不想提起,更不願意去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