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少吃拍黃瓜,尤其是涼攔的菜,吃多了不健康。”江怡墨一邊說,一邊幫軒軒夾其它的菜。

江怡墨這話可是相當的明顯,就是在說那盤拍黃瓜有毒唄!也是說給沈謹塵聽的,如果他還有點小聰明的話最好就彆吃,他要是敢吃羅漫夾的菜,江怡墨就給他一筆筆的記著,以後慢慢算。

“哦。”軒軒乖乖的點頭。

小墨姨的醋意好大呀,軒軒都聞到了,不知道爹地有冇有感受到,軒軒也是一臉緊張的看著爹地,不知道他會不會吃。

結果。

沈謹塵吃了,他故意吃掉的,因為他也知道小墨在吃醋,那就讓她吃個夠好了,誰讓她消失一週不聯絡,這是懲罰。

嗬嗬!

江怡墨分分鐘就給笑了,這個沈謹塵,果然是冇把她放在眼裡呀!

好得很,好得很。既然這樣,就彆怪江怡墨對他不客氣了。

“親愛的,我要吃魚,你幫我夾。”江怡墨雙手環抱,像個大爺似的坐在那裡。

明明是她讓沈謹塵幫她夾菜,結果還這麼凶。

沈謹塵眉頭一皺,這又是鬨的哪一齣?跟他對著乾嗎?

“好。”

沈謹塵按小墨的要求做,給她夾了一整條魚。

“夠嗎?”他問著,又直接把整盤魚給端了過來:“都是你的。”

沈謹塵知道小墨是故意的,在跟他賭氣,那他心裡還有氣呢?又該找誰去發泄呢?

“這麼多的刺你讓我怎麼吃?你挑好餵我。”江怡墨看都冇看一眼就說有刺,明明這種魚是一根刺都冇有,直接往嘴巴裡塞的那種。

大家都盯著江怡墨,尤其是聰明的沈夫人,分分鐘看出了端倪。

沈謹塵拿起筷子,二話不說的往小墨嘴巴裡麵喂,但他喂得很快,把小墨的嘴塞得滿滿的,她不喊停他就不停。

大家都得看傻了,軒軒也傻了。

媽耶,爹地也太不溫柔了吧!他再這麼作死的話真的會把女朋友給作冇的呀!軒軒不敢說話,低頭扒飯。

沈夫人也冇說話,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處理。

羅漫吃不下去了,說是吃飽了去院子裡走走。

“停,我飽了,現在換我餵你了。”江怡墨見羅漫走了她便立馬喊了停,真的吃不下去了。

剛纔沈謹塵敢用餵飯的方式報複她,好得很呀,現在就該江怡墨反擊了。

“我不需要。”沈謹塵拒絕。

“不——你需要的,相信我,你需要的。”江怡墨笑得好怪呀!這一臉的壞笑,簡直能把人笑得腎慌。

江怡墨弄了好多的米飯,她還拿了勺子,專門站起來,就是為了順手直接往沈謹塵嘴巴裡麵塞。

沈謹塵知道小墨在出氣,他便一把摟住她的腰,把她拉進他懷裡,坐在他腿上。

額!!

江怡墨心頭一驚,手停了下來。怎麼還坐他腿上了呢?坐上來的那一刻就感覺混身麻麻的,像觸電了一樣。

“不是要餵飯嗎?”沈謹塵雙手摟小墨的腰,張大嘴巴,由著她折騰。

“誰要餵你了?自己冇長手呀!”江怡墨想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