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是想報複沈謹塵的,結果還被他占了便宜,當著沈夫人和沈言卿的麵兒,江怡墨會超級尷尬,就不想跟他鬥了。

結果沈謹塵還不讓她起來,霸道的摟住她。

“我就喜歡吃你喂的飯。”沈謹塵頭一伸,直接喂在了江怡墨手中的勺子上,隻是他這嘴巴張得也忒大了吧,連小墨的手指頭都包進了嘴裡。

咦!

軒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剛纔他還在擔心爹地會不會把小墨姨給得罪了,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明明爹地就很會撩妹呀!

“我也吃飽了。”沈言卿走了出去。

“我也飽了,小墨,你一會兒吃完了到我房間裡來一趟。”沈夫人上了樓。

“我也飽了,去找大媽玩兒了。”軒軒跑了出去。

餐桌前。

隻有江怡墨和沈謹塵還在那兒,他摟著小墨,小墨捧著米飯碗往他嘴巴裡塞,塞著塞著就覺得冇意思了。

咣噹一聲,小墨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放開我。”江怡墨語氣很生硬。

沈謹塵把她摟得更緊了一些。

“冇有話要跟我講嗎?”沈謹塵問。

他需要聽小墨的一個解釋,隻要她解釋清楚,為什麼突然消失一週,他就會原諒小墨。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某人都坐到你辦公桌上了,沈先生不應該說說怎麼回事兒?還是你特希望她坐你桌子上,甚至像現在一樣,你巴不得坐在你腿上的女人是羅漫吧!”

江怡墨這爆脾氣,真是一點就著。

明明她也不是這麼愛生氣的人,但隻要一遇到沈謹塵,真是想控製都控製不住,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生氣,開始較勁兒了。

下一秒。

沈謹塵直接吻住了懷裡的江怡墨,隻是他的吻有些重,不像是在親小墨像是在懲罰她一般。江怡墨不喜歡這種霸道而冇有感情的吻,她在拚命的拒絕,結果也推不開。

倆人吻著吻著,氣兒消了,冇有剛纔那麼生氣了,沈謹塵的吻也變得溫柔起來,小墨甚至是主動的抱住了他,主動的親著沈謹塵,主動往他懷裡鑽。

怎麼辦?她想原諒他,就算知道沈謹塵以前和羅漫有關係,就算知道沈謹塵把朵朵的畫撕掉,她還是想原諒他。

倆人親吻了許久,客廳裡的傭人全部都退了下去,實在是冇臉看呀,這倆人瘋狂起來也真的是冇誰了。

半晾,沈謹塵才停了下來,他喘著重氣,盯著小墨,雙手捧著她的腦袋。

“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可以再突然消失,聽到冇有?”沈謹塵說。

他受不了小墨突然消失。

江怡墨仰著腦袋,就這樣盯著沈謹塵看。他好好看,現在生氣的樣子都是帥的,好吧,江怡墨承認,她是真的受不了沈謹塵的顏。

“那你也必須答應我,以後除了我之外,不許盯著其它女人看,尤其是羅漫。”江怡墨也在提條件。

“好。”

沈謹塵像頭猛虎一般,又吻住了懷裡的江怡墨,親了半天才鬆開她。

“江怡墨。”沈謹塵深情地看著她:“你愛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