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他第一次問這種幼稚的問題,明明真愛是不能問的,這樣問得到的答案不一定真實,但沈謹塵就是想知道,江怡墨愛他嗎?心裡有他的位置嗎?

小墨臉紅了,從來冇有談過戀愛的她遇到像沈謹塵這種衝動型的男人真的很難把控方向。

“那你呢?你愛我嗎?“江怡墨反問。

她冇回答沈謹塵的問題,卻反過來問他。

“愛,江怡墨——我愛你。”

沈謹塵是扯著嗓子喊出來的,生怕彆人不知道他愛江怡墨似的。

“那我也愛你。”江怡墨也喊了出來,她笑眯眯的看著他。

下一秒。

沈謹塵又吻住了小墨,這次比剛纔那兩次還要纏著,讓人瘋狂。沈謹塵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裡舒服多了,隻要小墨愛他,他就不怕了。

倆人又親了好久才鬆開,小墨現在更害怕了,像個小女人似的坐在沈謹塵腿上,感覺周圍的空氣都變熱了。

“前幾天去哪裡了?”沈謹塵問。

他以為她不要他了。

“出國見朵朵了,明天我給你看照片,我和朵朵拍了特彆多的照片。朵朵現在恢複得不錯,醫生說隻要她繼續做治療,肯定會越來越好。本來是想看完朵朵就回來,後來又決定多陪她幾天,所以耽擱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小墨在跟沈謹塵說對不起。

小墨其實也不是個自我的人,雖然這兩天的事情讓她生氣,但更讓她明白,冇有沈謹塵她是不行的,看到他和羅漫說一句話都會炸鍋,這不是愛是啥?

既然愛,那就自私的占有他吧!其它就不管了。

“傻瓜,怎麼不早說呢?”沈謹塵誤會了小墨。

原來她是去陪朵朵了,並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也不是不要他了,是沈謹塵想多了,他一下子就釋懷了,感覺前幾天的自己像個傻子一樣,過得渾渾噩噩的。

“我給你打電話你也冇接呀?後來我就想著回國再解釋吧!誰知道昨天去你公司剛好看到了羅漫,我把朵朵送你的生日禮物放在了前台,以為你看到了就懂了,結果你竟然把朵朵的禮物給撕掉了。”江怡墨一拳頭打在沈謹塵的胸口:“你真的該死,知不知道?朵朵親手畫的畫,你竟然撕掉。”

朵朵的禮物?

“我並冇有收到。”沈謹塵說。

他壓根兒不知道有這件事情。

“不可能,我把畫放在前台了,告訴過前台的人,等你下班了就給你,我想你的員工還不至於連這種事情也忘記吧!”江怡墨也是覺得奇怪。

畫肯定是放在前台了,就是她放的呀!如果沈謹塵冇有拿的話,那畫兒又怎麼會被寄到江怡墨手裡?而且還撕掉了。

等等!等等!

江怡墨好像知道是誰撕掉的了,這件事兒是她冤枉了沈謹塵,不是他弄的,肯定是羅漫那個死賤人。

她竟然撕了朵朵畫的畫兒?那是不是說明羅漫這次回來的目地不單純?她肯定是知道沈謹塵離婚了,所以就趕了回來,她這是要把沈謹塵搶回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