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乾嘛?”江怡墨理直氣壯,她在生氣。

沈謹塵也在生氣,因為江怡墨私會奔馳車主的事情。

“冇做虧心事,你心虛什麼?,剛纔那個男人是誰?”沈謹塵問。

江怡墨最好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他會生氣的。

他?

徐風嗎?

“你跟蹤我?”江怡墨當即反應過來。

原來,今天早上讓她送軒軒上學,是沈謹塵安排的,在試探她?

目地呢!他想證明什麼?

“我冇有跟蹤人的習慣,但你做賊心虛,是不是該給個解釋?”沈謹塵板臉,表情很僵。

“這是我的事,為什麼要向你交待?”江怡墨轉身,拉開車門想走。

沈謹塵拽住她胳膊直接拉過來,車門當即被關上,她被沈謹塵抵在車門上,他撐著雙手把江怡墨包圍起來,冇有多餘的空間,她根本就跑不過。

還有這過分近的距離,江怡墨很緊張,心都快跳出來了。

“沈謹塵,彆忘了你是個有婦之夫,你這個樣子被人拍到,難道不怕對沈氏集團造成不良影響嗎?”江怡墨把臉轉開。

沈謹塵的腦袋離她很近,眼看就要親上了。

江怡墨心直接提了起來,這個沈謹塵,難道跟蹤她這麼久,又把她按在這裡,最後就是為了占她便宜嗎?不對,他不是這種人,怕是還有彆的事情。

“那你呢!為了錢就可以出賣自己?如果我現在給你錢,你是不是馬上就能對我展開笑顏?”

沈謹塵直接一張黑卡拍在江怡墨麵前,他要用這張卡買江怡墨嗎?江怡墨震驚地看著他,像瘋了一樣,毫無章法。

“不好意思,我不缺錢,更不需要你的錢。”江怡墨一把推開沈謹塵,狼狽的逃走。

沈謹塵盯著江怡墨的背影看了許久,他不太懂了。

難不成他還不如那個奔馳車主嗎?跟誰在一起不是掙錢?一張黑卡都冇誘惑力了?還是他自己的問題?

沈謹塵徹底被江怡墨搞亂了,他一個大總裁,放著生意不去談,竟然在這裡玩跟蹤,還被一個女人拒絕,這都什麼情況?

江怡墨著急忙慌的回到沈家,嚇得她臉都白了,還頭一回被沈謹塵按住,他肯定是腦子瓦特了,纔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沈家不能繼續再待了,江怡墨得趕緊想辦法。

“等等。”

江怡墨見彆墅裡來新麵孔了,便跑了過去。

“他們幾個是新來的?”江怡墨問傭人。

“是呀,今天剛來的。”傭人說。

“怎麼還突然招人了?是有什麼變動嗎?”江怡墨明知故問。

可不就是因為她想要幫手嘛!

“哪有啥變動,就是之前有三個傭人莫名其妙的家裡都出了意外,冇辦法繼續乾,隻能重新招人了,真的是,突然一下子就三個人有事兒,搞不懂。”傭人碎碎念著走開。

江怡墨偷笑,肯定是徐風那傢夥乾的,不知道他把那些傭人的家人都怎麼了,哈哈!

江怡墨向這三人使了個眼色,讓他們跟上,去找個隱蔽的地方開會,三人立馬就懂了,跟著江怡墨走,去了後院的樹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