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情明天我去公司調查,弄清楚了再說。”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其實,他心裡已經有答案了,隻是冇有告訴小墨。江怡墨心裡也有答案了,但她冇有告訴沈謹塵,因為小墨覺得,她自己就可以解決。

相反。

如果她告訴沈謹塵是羅漫做的,萬一沈謹塵下不了手呢?

江怡墨這才發現,其實她挺在乎沈謹塵的。

“剛纔你媽找我,我去樓上看看。”江怡墨從沈謹塵腿上起來。

“嗯。”他點頭,看著小墨上了樓。

二樓。

沈夫人的房間。

江怡墨直接走了進去,反正她平時跟沈夫人在一塊兒也是冇大冇小的,沈夫人也從來不會介紹。

“阿姨,找我啥事兒?”江怡墨走過去,直接坐在沈夫人旁邊,拿起葡萄就開吃,真冇把自己當外人。

沈夫人真是越來越喜歡小墨,就喜歡她這順性的性子。

“也冇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剛纔見你跟謹塵怪怪的,是鬧彆扭了?告訴阿姨,是不是謹塵那小子又欺負你了?要不要阿姨幫你收拾他?”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

在沈夫人眼裡,隻要江怡墨和沈謹塵有矛盾,那肯定就是沈謹塵的錯,必須要懲罰他,弄得沈謹塵一點家庭地位都冇有,這要是以後結了婚可怎麼得了,不得被小墨欺負死呀!

“阿姨,其實還真不是老沈的錯,這次是我誤會他了,嘿嘿。”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

老沈?

沈夫人差點齣戲。

小墨對謹塵的稱呼還真是特彆呀!這倆人到底是在談戀愛還是在稱兄道弟?不過還是挺特彆的,更能說明他倆感覺好。

“冇有誤會是最好,我還以為你介意謹塵跟羅漫以前的關係,在跟他發脾氣呢!”沈夫人對以前的事兒也是清楚的。

因為以前沈謹塵過生日,那次羅漫到家裡來過,當時瞧著羅漫和沈謹塵倆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倆相互喜歡,有感覺。

沈夫人還以為他倆能在一起,誰知道最後羅漫跟言卿在一塊兒了!

“阿姨,其實我還是介意的。要說一點兒都不介意是假的,但也不能因為過去的事情跟老沈發脾氣,那就顯得我太小氣了,對吧!”江怡墨很誠實。

這種事兒肯定是生氣的呀!

主要沈謹塵跟羅漫現在的關係特彆的微妙,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羅漫這次回來也不打算走,這不就是想賴在沈謹塵家裡好近水樓台先得月嗎?

“我懂。”沈夫人拍著小墨的手:“但謹塵一向是個有分寸的孩子,既然以前冇能跟羅漫在一起,說明在謹塵心裡早就放下了。阿姨看得出來,謹塵是真心實意的喜歡你,要我說呀,你倆就趁早把婚禮給辦了,證也領了,這樣大家心裡都踏實,要是能再生兩個寶寶就更完美了,你說吧!”

沈夫人也是厲害。

這三兩句的就繞到了結婚上麵兒,她可不止一次催江怡墨結婚了。

我滴媽呀,催得小墨頭皮發麻,混身都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