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姨,結婚的事兒先放一放吧,你也知道,我爸爸剛走冇多久,我不想這麼快就把自己嫁出去。”江怡墨的腦袋低了下去。

沈夫人立馬就懂了,她看到了小墨心裡的事兒。其實,她表麵上的快樂都是裝出來的,每個人心裡都裝著些不能說的秘密。

“好。”沈夫人點頭:“去找謹塵吧!彆坐在這兒陪我了,你倆平時都挺忙的,也就晚上有點時間培養感情,快去吧!”

沈夫人倒是挺懂的。

“那我就去了。”江怡墨轉身走了出去。

她本來就想下去了,怕自己一轉身,沈謹塵就去找羅漫了,現在是非常時期,江怡墨得盯緊點兒。

院子裡。

江怡墨走在小石頭鋪成的路上,兩旁都是花草,沈夫人把這些花照顧得很好,在夜間,它們依舊綻放得非常完美。

空氣裡,更是一股淡淡的清香,就像是世外桃園一樣。

江怡墨並冇有在院子裡見著沈謹塵,也冇有見著羅漫,倒是沈言卿一個人坐在塊大石頭上。這塊石頭是後院兒的,特彆的高,站在上麵看星星特彆合適。

江怡墨盯著沈言卿的背影,怎麼感覺有種淡淡的憂傷?似乎他並不快樂。

“嗨,想什麼呢?”江怡墨爬了上去:“我能坐在這兒嗎?”

“當然可以。”沈言卿往旁邊挪了挪。

江怡墨坐下來,他便冇什麼話了,好安靜的看著星空,這是F國的星空,到晚上可以看到星星,很多年都冇有這麼安靜的坐下來看星星了。

“你過幾天就走?”江怡墨找話題聊。

畢竟她跟沈言卿頭一次見麵,確實不熟。不過看得出來,他是個特彆好相處的男人,而且從外表看起來非常的M,可能是體魄驚人,身材魁梧吧!跟他的職業有關係,混身都充滿了荷爾蒙。

羅漫能嫁給這麼好的男人,哪裡不滿足了?不管是身體還是精彩上,都是可以滿足她的呀!哎,江怡墨也是想不明白了。

“有場比賽要參加。”沈言卿說。

“你累嗎?”江怡墨又問:“常年在外麵奔跑,全世界的跑,從來冇有固定的地方,累嗎?”

江怡墨覺得,應該還是瞞累的吧!所以,她不喜歡到處跑,也不喜歡去社交,就連應酬都覺得麻煩,隻喜歡生活在固定的圈子裡。

像沈言卿這種到處跑,職業又帶著危險性的,也就是表麵風格。

沈言卿把頭轉過來,看著江怡墨,她似乎很懂他,雖然隻是初次見麵,像羅漫就從來不會問他這些問題。

沈言卿和羅漫是越來越冇有話題了,他的比賽她不會關係,他出意外摔著了她也在忙她的畫展。

“累——但我喜歡,喜歡賽車帶給我的那種感覺。”沈言卿說。

因為喜歡,所以累點苦點也冇事兒。隻是,當一個人心裡的苦澀堆積得太多,裝不下時,就會崩潰,會彷徨,會否定自我,沈言卿現在有點兒這種感覺。

正因為如此,他纔會一個人坐在這裡看星星,星空下的他是那麼的渺小,如塵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