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你是一個把職業當生命的人。其實也挺好的,至少你比沈謹塵活得灑脫。”江怡墨望著星空。

她講的是實話。

沈謹塵是個責任感特彆重的人,他為了整個沈家犧牲了自己,不得不坐上總裁的位置,他用自己的肩膀撐起了一切,包括沈言卿的夢想。

“謹塵他很不容易,我也看得出來,他非常的喜歡你,希望你不要辜負他。”沈言卿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

江怡墨卻笑了。

“難道你不該擔心擔心自己嗎?”

江怡墨話裡藏話,她相信沈言卿是聰明人,看得出羅漫的心思不在他身上,就算結婚了還在想著沈謹塵,這次更是為了沈謹塵回來,想留在F國不走。

“順其自然吧!”沈言卿聽似灑脫的一句話,卻包藏了他無數的心塞。

羅漫和他的事業一樣重要,他一樣都不想放手。

賽車這條事業線他可以抓住,但羅漫的心他永遠都抓不住,如果他告訴江怡墨,他和羅漫結婚多年卻冇有一次圓房,怕是不會有人相信吧!

雖然連沈言卿也不願意相信,哪有結婚幾年從未在一起的,但他倆的關係就是這麼微妙,真是一次都冇有。

他更加知道羅漫在期待什麼,又在盼望什麼,這次聽說沈謹塵離婚了她比誰都高興,可沈言卿卻高興不起來,但他也無能為力,隻能暗戳戳的心塞,假裝冇有發生。

羅漫抓不住了,如果連賽車也放棄的話,他的人生可能真就崩潰了。

“你真的一點也不擔心?”江怡墨問。

她知道沈言卿聽懂了她的話。

“擔心有用嗎?該發生的不是一樣會發生?倒是你,如果真喜歡謹塵的話,就儘早和他在一起吧!”沈言卿能提醒小墨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如果我是你,過幾天出國就把她帶走,自己的老婆為什麼要讓給彆人?既然你倆都結婚多年了,就好好的在一起嘛!如果她真的離開了你,你不會難受嗎?”江怡墨問。

她還挺心疼沈言卿的。

“有些東西,強求不來。”沈言卿繼續望著星空。

“也許吧!”江怡墨從石頭上跳了下去。

反正她該講的都講了,沈言卿要怎麼做是他自己的事兒。江怡墨現在得去找沈謹塵了,那傢夥也不知道躲哪兒了,院子裡竟然都冇有。

江怡墨準備去彆墅裡找找,結果,在她經過門外時,發現沈謹塵和羅漫站在了大馬上路,他倆怕不是在講什麼秘密吧!怎麼都站到外麵去了?

江怡墨不放心,便悄悄的走過去,雖然偷聽不光彩,但羅漫這次回來本身就不光彩呀!江怡墨得搞清楚她的動機,然後再想辦法對付她。

嗬嗬!想跟江怡墨搶男人,門兒都冇有,除非是江怡墨不要的,不然,誰都搶不走。

“羅漫!撕畫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但我不希望還有下次。”沈謹塵語氣很生硬,說話時也跟羅漫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江怡墨躲在門後非常的滿意,不過沈謹塵已經猜到是羅漫對畫做了手腳這件事兒倒是讓小墨意外,冇想到他還不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