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謹塵,我這麼做是為了誰,難道你心裡真的不清楚嗎?”羅漫深情款款地看著沈謹塵,眼睛裡全是水呀!這就是個水做的女人。

“夠了,羅漫。”沈謹塵好凶:“不要給自己找任何的理由,更不要說你還喜歡我之類的話。”

沈謹塵真的不想聽!

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他不想再提,更不願意提起。

或許曾經他是喜歡過羅漫,但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現在他並不喜歡她,一點兒感覺都冇有,他愛的人隻有江怡墨。

“謹塵,我愛你,就是愛你。在離開你的無數個日日夜夜,我想的唸的都是你,隻有你。”羅漫突然從後麵抱住了沈謹塵。

靠!

江怡墨躲在門後要炸鍋了,要不是她還想聽聽沈謹塵是怎麼拒絕羅漫,這個時候江怡墨肯定衝過去宣示自己的主權了。

“謹塵,我知道你離婚了。你本來就不喜歡江雨菲,當初跟她在一起隻是為了商業聯姻。你離婚肯定是因為我對不對?我知道你對我有感覺的,謹塵,我們重新在一起吧!”羅漫死不要臉的抱著沈謹塵,用她滾燙的身子去喚醒沈謹塵曾經的記憶。

靠,靠,靠!

抱這麼緊?羅漫這是直接貼在沈謹塵的後背上了吧!

老沈,你倒是讓這個死女人滾開呀!你要再不讓她滾,老孃就跟你不客氣了!

江怡墨躲在門外,氣得直磨牙。

沈謹塵掰開羅漫的手。

“我離不離婚都跟你冇有關係,過幾天我哥會去參加比賽,你還是陪他一起去吧!機票和酒店我會幫你們訂好。”沈謹塵轉身。

他講得很明白了,他不需要羅漫,更不需要她的愛。

嗬嗬!

羅漫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該哭還是該笑,她深愛著眼前這個男人,可她當年卻決絕地把她讓給了其它男人,她為他守身如玉多年,他等的人卻不是她。

“可是謹塵,我離婚是因為你。這次回來,我隻想跟你在一起,我和言卿離婚了,我們不是夫妻了。”羅漫喊了出來。

是的,她和沈言卿離開了,羅漫自私的提出來的,沈言卿冇有反對的簽了離婚協議,因為他知道這段感情挽回不了。

離婚?

江怡墨躲在門後又炸了。

羅漫為了沈謹塵跟沈言卿離婚了?

完了,完了,這個情敵有點厲害呀,她切斷了所有的退路隻是為了跟沈謹塵在一起,他倆以前還有舊情,這很容易就複燃的吧!

江怡墨怎麼心慌了?她開始有危機感了呀!

羅漫走上前去,站在沈謹塵麵前,深情地看著她。

“謹塵,告訴你一件事情,或許連你都會覺得我傻,但我還是要講。”羅漫笑了笑:“我跟沈言卿結婚多年,我們從來都冇有在一起,到現在我還是處子之身,因為我知道有一天我們是會在一起的,我要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留給你。”

“我以為我等不到了,可是老天爺開眼,我們都離婚了。謹塵,讓我們重新在一起,好嗎?這次我們不會再有顧及了。”羅漫伸手,她抓住了沈謹塵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