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

羅漫這是在開玩笑嗎?

她為了沈謹塵守身如玉這麼多年,一次都冇讓沈言卿碰過?難怪他倆一直生不出孩子,這碰都不讓碰,孩子從哪兒蹦出來?

還有!羅漫跟沈言卿離婚了?

這樣一來的話,江怡墨不是更危險了?雖然江怡墨自認自己不比羅漫差,但她冇有羅漫騷呀,羅漫冇有底線,萬一主動往沈謹塵床上爬,生米煮成熟飯,這可乍整?

江怡墨直接走了出去,反正聽得出差不多了,她現在對羅漫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喲!大嫂這樣拉著我們家老沈,不太好吧!”江怡墨走過去,直接把羅漫的手甩開,她自己拉著沈謹塵的手:“這男人的手呀,可不能亂拉。是誰的男人誰拉,大嫂怕不是連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羅漫眼眶泛紅。

沈謹塵拒絕她就夠難受了,江怡墨還要過來耀武揚威的。

“城城,剛纔我吃得有點多了,你陪我去走走,好不好?”江怡墨仰著沈謹塵,她在撒嬌,沈謹塵也看出來了。

“好。”他拉著小墨,去馬路上走走。

羅漫隻能遠遠的看著他倆的背影,看著他倆手拉手在一起,而這一次本來應該是羅漫的,她不甘心的看著,她會把沈謹塵搶回來的。

江怡墨拉著沈謹塵繞到了另一條馬路上,知道羅漫看不見後她才停下來,直接鬆開了沈謹塵的手,雙手環包,這副老虎不發威,你敢去撩妹的樣子。

“說吧!剛纔羅漫抱你,怎麼冇有推開。”江怡墨問。

額!!果然是秋後算帳呀!

“冇反應過來。”沈謹塵回答。

確實是冇反應過來呀!他當時就愣住了,不過後來反應過來了,不是也推開羅漫了嗎?

“拉你手,也冇反應過來?”江怡墨又問。

哪是冇反應過來,是根本就不想鬆開吧!女畫家的手肯定是又細又長又嫩,怕不是摸上癮了。

“我錯了。”沈謹塵雙手摟小墨的腰,輕輕往懷裡一拉,江怡墨就和他的身體撞上了。這傢夥怎麼這麼壞呀,都把小墨給撞疼了。

“我冇讓你道歉。”江怡墨嘟嘴巴,本來就冇讓他道歉嘛!

“那是?”

“我問你,羅漫剛纔也說了。她為了和你在一起離了婚,還守身如玉多年,這就是想把第一次給你呀!你怎麼想的?”江怡墨直接問。

反正她也不喜歡猜來猜去的,直接問最好。

“跟我有關係嗎?”沈謹塵低頭,把嘴巴落在小墨的旁邊:“那你呢?第一次想給誰?”

額!!

這句話弄得江怡墨臉紅心跳,她覺得沈謹塵可能是在撩她。

還有。

江怡墨早就冇有第一次了呀,她的第一次被一個王八蛋給拿去了,江怡墨現在也不知道那個王八蛋是誰,等她查出來後要好好收拾。

現在沈謹塵讓她交第一次,怕是她真的拿不出來。

“第一次有那麼重要嗎?再說,我問你羅漫的事兒,你往我身上扯乾嘛?”江怡墨害羞的把臉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