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卻是一口親在她耳朵上,好溫柔的唇呀,弄得江怡墨混身都麻了,她推不開,也不想推開。

“哎呀,哎呀,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江怡墨推開了沈謹塵,大步往前走。

她在心虛,因為她冇有第一次了呀!萬一哪天沈謹塵真的發現這個秘密,會不會逼著她講以前的事兒?

沈謹塵追上小墨:“所以,你第一次到底想給誰?”他還在問這個問題,問得小墨臉紅心跳不想回答。

“反正不是你。”江怡墨冷哼哼。

不是他?難道還想給其它男人?

“你確定?”沈謹塵不太開心了。

“確定一定非常肯定,就是不給你,不給你,你咬我哦!”小墨又在調皮了。

但她並不知道,這種時候跟沈謹塵開玩笑,他可能會懲罰她的。

果不其然。

他直接就把小墨抱了起來,扔在肩頭上。

“必須給我。”他抱著小墨回家,這是要回家把她辦了嗎?

“喂,老沈,你放我下來。”江怡墨兩條腿在空中拚命的甩。

沈謹塵個子好高,趴在他肩頭一點兒安全感都冇有,好怕他手一鬆小墨就掉下去了,肯定得摔死。

“喂,我穿的短裙,走光了算你的。”江怡墨嚷嚷。

“知道短還動?”沈謹塵一巴掌捂在小墨的屁屁上,這樣就不會走光了。

額!!

他的手好大。

江怡墨的臉更紅了,趴在沈謹塵肩膀上也不敢亂動了,因為她腿動他的手就得動。現在隻是這樣放在屁屁上小墨已經很尷尬了,他要是動幾下不得更尷尬?

十幾分鐘後,倆人到了家門口。

“換個姿勢吧!這個姿勢抱我進去不優雅。”江怡墨說。

沈謹塵把她放了下來:“誰要抱你進去了?”

他還不抱了呢?

額!!

江怡墨氣得拳頭都捏緊了,這個死男人,果然是不按套路出牌吧!江怡墨追了上去,正巧看到在院子裡溜達的羅漫。

等等。沈謹塵該不是怕羅漫誤會所以故意放她下來的吧!

“不行,你必須抱我進去。”江怡墨還賴上他了。

“這麼想讓我抱?”沈謹塵問。

他猜得到小墨的心思,她是吃醋了嘛!

“你就說抱不抱吧,彆廢話。”江怡墨好霸氣。

“想讓我抱可以,不過一會兒把你往哪裡抱我說了算,萬一會兒我再有什麼想法,你可不許跑。”

沈謹塵說。

他這是想把江怡墨給辦了呀!

“那你打算把我抱哪裡去?”江怡墨問。

“你猜。”他說。

“你床上?”江怡墨又問。

“聰明。”沈謹塵當即便抱了起來,臉上的笑好多呀!

“老沈,你變壞了。”江怡墨用手戳他胸口。

要不是知道羅漫瞧著,江怡墨早就收拾瀋謹塵了,現在還得配合他,還得跟他裝出一副愛得要死的樣子。

當然,她確實是愛沈謹塵的。

客廳裡!

沈夫人坐在那兒看書。

沈謹塵抱著江怡墨直接走了進去,看到沈夫人時倒是尷尬了。當然是小墨尷尬,沈謹塵可一點兒也不尷尬,他甚至還和親媽交換了眼神,求表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