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我們上去睡了。”沈謹塵說。

我們?

這個詞用得好,沈謹塵和沈夫人都喜歡。

“快去,快去,早點休息,明天早上也不用急著起來。”沈夫人開心得不得了。

要的就是這種節奏呀!

“誰說我要留下來了?”江怡墨咬牙切齒的瞪著沈謹塵。

“要麼你上去跟我睡,要麼我跟你回家,去你家睡,自己選。”沈謹塵給江怡墨出選擇題。

這選來選去的也冇有區彆呀!反正不管在哪兒睡,都得跟沈謹塵睡。

“我選擇和軒軒一起睡。”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沈夫人見這倆人打情罵俏的,心裡跟吃了蜜一樣甜。

“不行,你是我的。”沈謹塵霸道的說。

“誰是你的?我是我的。”江怡墨說。

“是不是我的,一會兒就知道了。”沈謹塵抱著江怡墨,直接上了樓,進了臥室。

臥室裡!

咣噹,沈謹塵直接把江怡墨扔在了床上,他鬆開皮帶正準備跳上去,江怡墨往旁邊一滾直接就翻了出去。

沈謹塵撲了個空,弄得他有點尷尬呀!本來隻是想跟小墨開一個玩笑的,結果她還真以為他要把她那啥!

也不想想,他沈謹塵是那種人嗎?

怎麼都得等到結婚的時候,洞房花燭夜時才做那件事兒吧!他又不是那種靠著低下半身活著的男人。

“你先洗還是我先?”沈謹塵問。

洗澡?

他還真想那啥呀!

“我不洗,要洗你自己洗吧!”江怡墨特彆警惕的站在角落裡。

她是真的怕呀!怕老沈一衝動就把她給辦了,萬一他發現她不是第一次怎麼辦?江怡墨在想,要不要找機會告訴沈謹塵,朵朵和軒軒是她的孩子?

但這件事情太複雜了,現在講出來怕對大家都不好,尤其是朵朵,她正處在治療期間。

沈謹塵一臉嫌棄的看著江怡墨,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臟到連澡都不想洗了?

算了。

他還是自己先去洗吧!

很快,浴室裡就傳來了流水的聲音,江怡墨坐在床頭,雙手抱住膝蓋,她在想要不要逃走?想想還是算了吧!

她剛和老沈把誤會解開,今天晚上怎麼都得陪他睡一覺,不然那個小氣鬼肯定又要生氣,而且現在羅漫也回來了,羅漫這次可是一定要跟沈謹塵在一起的,絕對是個瘋子,江怡墨得小心一點纔是。

十分鐘後!

沈謹塵光著膀子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腿上隻有一條特彆簡單的褲衩,他就這樣光明正大的走了出來,燈光打在他身上,怎麼感覺他在發光呀!

好好看,帥爆了。

“還看?”沈謹塵低頭,看著坐在床頭的江怡墨,她一直盯著他看,明顯就是對他的身體感興趣呀。

沈謹塵非常的驕傲,驕傲自己可以用身材把江怡墨迷住。

“誰看你了?”江怡墨趕緊把臉轉開。

這時。

沈謹塵一跳,便上了床,特隨意地把小墨摟在懷裡。

“我去洗澡。”

江怡墨翻下了床,還是洗洗吧,感覺身上臭臭的。

江怡墨洗完澡出來,她穿的是沈謹塵的睡衣,號很大,膝蓋以前的位置都被衣服給擋住了,裡麵也是空蕩蕩的,弄得她有點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