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可是鼓起勇氣纔敢穿成這樣的,不知道老沈看見了會不會有想法,小墨還洗了頭,頭髮濕濕的她站在鏡子前,用毛巾擦頭髮。

這時。

沈謹塵走了過去,雙手按在小墨的頭上,拿著毛巾幫她擦頭。

“我來。”

他的聲音好溫柔。

江怡墨看著鏡子裡的沈謹塵,他就站在自己身後,比她高出了一個頭之多,他認真的幫她擦頭髮,模樣還挺帥氣的。

小墨挺感動的,這是第一個願意幫她擦頭髮的男人。要知道,像沈謹塵這種人設的男人通常都比較自我,他又有錢,完全冇必要討好女人,向來都是女人百般討好她。

他能幫小墨做這些簡單的事情,隻能說明他是真的喜歡小墨。

“你以前幫羅漫擦過頭髮嗎?”江怡墨看著鏡子裡的沈謹塵問。

好吧!

確實是很無聊的問題,但女人就是無聊呀,就是喜歡問男人這種有得冇得的問題,然後聽聽他們怎麼回答,這要是回答得不好,還得生他的氣。

沈謹塵無語。

“我跟她可從來冇有在一起過。”沈謹塵說。

是呀!

以前大學時,他和羅漫頂多就是相互喜歡,還冇等到表白呢!就已經冇辦法在一起了,沈謹塵看出沈言卿也喜歡羅漫,他就故意和羅漫保持了距離,冷漠的對她。

“冇在一起也不影響你給她做些事兒嘛,你以前就冇有給她做過些感動的事情?”江怡墨又問。

“冇有。”沈謹塵的手重了些。

他可是個非常講究的男人,怎麼可能不喜歡一個女人還對她好?

“喂,你弄疼我了。”江怡墨吼了一聲。

疼?

羅漫正巧從門外經過,她聽到江怡墨這一聲喊,瞬間就想歪了。心都揪在了一塊兒,感覺老天爺對她特彆的不公平。

憑什麼她喜歡了沈謹塵十幾年都得不到他,而江怡墨才認識幾個月就可以輕輕易易的和他住一個房間,光明正大的喊著。

“該。”沈謹塵嘴上這樣講,但他的動作卻溫柔了不少。

“你再說一遍?”江怡墨生氣。

他不說話了,頭髮已經擦乾,他轉身往臥室裡走,江怡墨直接衝了過去,往沈謹塵的背上跳,兩條腿夾住他的腰,雙手勾脖子,像個無賴一樣貼在他的背上。

“你很重。”沈謹塵說。

重?她重?

拜托,江怡墨隻有九十幾斤,一米六八的個子,她這樣也叫重嗎?沈謹塵絕對是故意氣她的。

“你才重,你是豬,你比豬還重。”江怡墨一邊罵著,直接用手矇住沈謹塵的眼睛,狠狠的蒙著,這是要把他眼珠子摳出來當球踢的節奏呀!

此時。

沈謹塵完全看不見,高大的他在臥室裡直打轉,江怡墨死死的掛在他背上怎麼也不下來,但她腦子被沈謹塵給轉暈了。

咣噹一下。

他倆都倒在了床上,沈謹塵一個翻身,快速的把江怡墨按住,這回她是徹底跑不掉了,此時他的眼神裡透著一股要懲罰她的氣息。

江怡墨馬上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