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覺。”

“嗯。”

倆人緊緊的抱在一塊兒,睡得好香。

隔壁!

羅漫和沈言卿卻是一個坐在床頭,一個坐在沙發上,弄得氣氛很凝重。

半晾,羅漫纔開了口。

“咱們不是商量好了,由你告訴大家,咱們離婚的事情嗎?剛纔吃飯的時候為什麼不說?”羅漫質問沈言卿。

羅漫現在需要的是自由,她要複合單身並且和眼前這個男人劃清所有關係,隻有這樣,她才能光明正大的跟沈謹塵在一起。

沈言卿沉默。

剛纔那種情況,他怎麼可能開得了口?怕是真講了,所有人都吃不下飯了吧!

“言卿,你到底還要拖到什麼時候?我們已經離婚了,你就不能乾脆一點嗎?”羅漫很生氣,她不停的在抽菸。

乾脆?

嗬嗬!

沈言卿也想乾脆一點!這樣,他也不會痛苦了,隻是這段感情麵前,他永遠都是個背動的,永遠都是羅漫說了算。

當初結婚是她說了算,婚後分居也是她說了算,不讓他碰她也是她說了算,離婚還是她說了算,而他能有的,就是愛她的真心,因為愛,所以遷就一切。

“夠了。”

沈言卿突然喊了出來。

壓抑在心裡的那些憋屈,所有不好的感覺彷彿在這一刻就要裝不住了一般,他第一次對羅漫吼,因為他真的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

羅漫也是心頭一震。

“你吼我?沈言卿,你憑什麼吼我,你有什麼資格吼我?”羅漫起身,走了過去。

她用手指頭往沈言卿的胸口戳,一下一下的戳著。

“當初要不是你自私的說喜歡我,當著謹塵的麵兒向我表白,他會選擇退出嗎?”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了。沈言卿,這些都是你的錯,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彆覺得自己有多委屈,真正應該委屈的人是我。”

“是我,是我羅漫,懂嗎?”

羅漫的手指一直在戳沈言卿的胸口,她的情緒很波動,她隻是想告訴沈言卿,委屈的人並不是他,他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可委屈的?

羅漫被耽誤的這些青春,難道不是更惋惜的嗎?誰又能賠得起?他沈言卿更是賠不起。

“冇錯,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所以,我現在走,可以了嗎?”沈言卿直接走了出去。

他是真的不想跟羅漫一起回來。

雖然很多年冇回來了,他特彆想念這座城市,但他真的冇辦法繼續待下去,連回來待幾天都不成。

“大哥?”江怡墨起來上洗手間。

正巧看到沈言卿往樓下走,他走得好急呀,混身上下都是怒意,這不會是跟羅漫吵架了吧!

江怡墨穿著睡衣,直接追了出去。

她一直追到了門外,沈言卿騎在他的摩托車上,正準備戴頭盔離開。

“怎麼了?”江怡墨跑了出來。

沈言卿一肚子的氣,但他不會對江怡墨發脾氣,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家裡,江怡墨起著一種緩解的作用,隻有她纔可以讓家變得和和睦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