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應該都跟你講過了吧!我是江怡墨。”江怡墨說。

她不嚴肅,隻是想表明自己的身份,讓他們記住在替誰辦事。

話音剛落!

三人同時跪在江怡墨麵前,齊刷刷的特彆有畫麵感,雙手合十舉過頭頂,嘴巴裡麵很不整齊地喊道:“見過江大BOSS,大BOSS早安。”

額!!

江怡墨嚇得往後退了幾步,不用講,肯定是徐風那傢夥安排的。

“趕緊起來,彆讓人看到。”江怡墨說。

三人站了起來,一個比一個站得直,一副在江怡墨麵前求表現的樣子,也不知道徐風給了他們多少錢,一個個的乾勁兒十足。

不錯,相當的不錯,江怡墨喜歡,哈哈!

“你們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方便以後叫你們名字。”江怡墨雙手環抱,一副大總裁的模樣,當然,她本來就是大總裁嘛!還有財神爺的稱號。

“從你開始。”江怡墨指著這位身材瘦小的妹子。

妹子往前一步走:“回江大BOSS的話,我叫小花。”

“很好,下一個。”

一位肥胖且看不出腰在哪兒的妹子站了出來。

“回江大BOSS,我叫小袁。”

江怡墨點頭,確實很圓,全身都是圓的,相當有喜感,徐風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

“下一個。”

一位身材彪悍,混身是肌肉的男子站了出來,相當有氣勢,一看就是練過的。

“我叫小壯。”

說話間,他還比劃了一個肱二頭肌,很強的樣子。

“肌肉不錯,不過以後要低調。平時我不太能用到你,你的主要任務就是暗中保護我。至於小花和小袁嘛,你倆平時就跟緊點兒,誰要是使喚我了,你倆就跑快點兒,把活都乾了,明白?”江怡墨說。

“明白,江大BOSS。”

“行,都散了吧!”江怡墨手一揮,都退下去。

江怡墨大搖大擺的往彆墅裡麵走,那叫一個滋潤呀!哼著小曲兒,還邊走邊嗑瓜子,她這小日子過得比沈太太還舒服,要知道,現在沈太太還在床上躺著呢!

“你,過來。”張媽指著江怡墨喊。

江怡墨撇了眼張媽手裡的粥和菜,想來是給江雨菲準備的,莫不是想讓她送樓上去?這些傭人,專挑新人欺負,隻是他們打錯了算盤,想整江怡墨?下輩子吧!

“啥事兒!”江怡墨走著八字步,像個大老爺們似的。

連走連吐瓜子殼,弄得地上到處都是,太囂張了些!敢情地不用她拖呀,這麼會折騰?

“還吃?彆忘了你啥身份,真當來沈家是享福的?”傭人一把奪過江怡墨手裡的瓜子,直接揣自己包包裡。

“趕緊把飯菜送到樓上太太房間,等太太吃完了再下來,對了,你得喂太太吃,她不方便。”張媽直接把飯菜塞給江怡墨。

差點冇接住掉地上。

“讓我喂她?”江怡墨震驚。

江雨菲那樣兒,她配嗎?

“還真把自己當主子了?趕緊去!”

張媽直接一腳踹在江怡墨屁屁上,凶巴巴的,跟要吃人似的。

小花和小袁一直在江怡墨身後跟著,看到自家BOSS被欺負了,倆人拳頭都捏緊了,他們在過來前徐風交待過,必須要保護好BOSS,不能讓任何人欺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