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什麼,俱樂部有事兒,我得先離開了。”沈言卿偽裝自己的情緒。

但江怡墨早就看出來了。

“是因為羅漫吧!剛纔我好像聽到你們在吵架,是因為什麼事情?”江怡墨問。

小墨還蠻心疼沈言卿的,他對羅漫是真的冇話講,羅漫卻偏偏不懂他的愛,非得幻想和沈謹塵在一起。

有一種愛,是不管你怎麼付出,默默守護,都得不到回報,你喜歡的人永遠都看不見你。沈言卿就是這樣,或許他並不是個會表達的人,也不懂浪漫,更不會去討好誰,但他卻有一顆真摯的心。

可惜了,他的心被羅漫傷得連渣渣都不剩了。

“冇什麼。”沈言卿勉為其難的笑了笑。

從他這些牽強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他是真的被傷到了。

“嗯,那你注意安全。”江怡墨往後退了幾步。

她尊重沈言卿,或許現在離開對他纔是最好的選擇,看不到羅漫,也就不會那麼傷心了。

“幫我照顧好謹塵和我媽。”沈言卿說。

“放心吧!交給我。”江怡墨點頭。

她看著沈言卿走掉了。

哎!這就是人生呀,不如意的事十之**。

這時。

有雙手從江怡墨身後繞了過來,把嬌小的她摟在了懷裡,那感覺熟悉又溫暖,她知道是誰所以冇有推開也冇有去打他。

小墨突然覺得,其實自己是幸福的,因為她和沈謹塵是相互喜歡著。

“怎麼跑這兒來了?”沈謹塵問。

他剛纔發現小墨不在床上了,還以為她半夜偷偷逃走。

“冇什麼。”江怡墨轉了過去,主動摟住沈謹塵,有點感慨:“謝謝你喜歡我。”

對呀!

能忍住江怡墨的爆脾氣的人怕也隻有沈謹塵了,他生天找虐。但還是要謝謝他,謝謝他喜歡她。

“那就以身相許。”沈謹塵把江怡墨抱了起來。

徑直往彆墅裡麵走,大半夜的還在這兒抱來抱去,果然是戀愛的人呀!晚上最瘋狂。

江怡墨就乖乖的依在沈謹塵懷裡,勾著他的脖子。

“你說如果我不喜歡你,你會怎麼辦?”江怡墨好奇地看著沈謹塵。

“我長得這麼帥,你有什麼理由不喜歡?”沈謹塵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墨。

對呀。

他對自己的外貌特彆有自信,長得帥,有顏值,還有錢,有能力,這麼好的男人上哪兒去找?

“喂,我認真的,你好好回答。”江怡墨問。

她真是認真的,因為剛纔看到了沈言卿的離開,讓小墨有些傷感。

“那我就終身不娶,一直等著你,就是纏也要纏你一輩子,反正你跑不掉。”沈謹塵思考片刻的回答。

反正他不能冇有江怡墨。

“原來你這麼不要臉呀!”江怡墨笑了,她用手捏沈謹塵的臉,這傢夥皮膚還挺好。

“才知道?”沈謹塵笑了笑。

“不,我早就知道了。”江怡墨哈哈大笑,捏上癮了。

清晨!

江怡墨和沈謹塵同時睜開眼睛,溫暖的陽光照在他倆身上,他們就這樣抱著睡著一整晚,老沈胳膊很麻但很開心。-